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无言的爱 > 详细内容

无言的爱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秋雨连绵的日子,太阳光变得格外稀罕,我像刚栽下去的油菜秧苗一样,快要潮湿的窒息。

上班好几年了,感觉身边的同事太社会,领导太难缠,所以索性辞了那份恼人的工作。眼不见心不烦,想待在家里好好静上几天。

但父母不明就里,催我赶紧出去找事做。他们天天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我都烦透了,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就在我精神即将崩溃的边缘,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喂,周明,是你吗?呵呵,我是方华啊!”电话里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原来是我大学时的室友方华打来的。

“哦,哦,是你啊,老同学!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对着电话问道。

方华在电话里笑了一下,道:“这不是出趟公差吗,刚巧路过你这边,所以就给你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嗯,还好,还好!”我回应道:“晚上没事吧,一起吃顿饭吧,咱们也好久没见了!”。

方华一口答应,接着我们便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挂断了电话。

晚上七点,路边一家装饰古朴的私房菜馆里,我和方华坐在一处安静的角落里说着话。虽然我们俩几年没见了,但他的性格还像以前读书时那样,开朗而直爽。和他聊天,让人非常舒服,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还没聊上几句,菜就端上了桌。“来,方华,尝尝这个铜锅蛙,它可是这家店里的招牌菜!点的人特别多,经常来迟一会就吃不上了!”我热情地劝方华吃菜。

方华用筷子夹起一块油亮亮的蛙肉,放入嘴中轻轻品了一会,朝我笑了笑。我马上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来,多吃点!”

“呵呵,别客气了周明!其实我……”方华的脸上突然涌现出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表情。

“怎么了,这菜不好吃?”我有些奇怪,夹起一块蛙肉放入嘴中。嗯,丝滑爽利,香气扑喉,挺好吃的啊!

正当我疑惑间,方华拿起桌上的啤酒杯深深喝下两口,开口说道:“其实我,失去嗅觉已经很久了!你知道吗 ,人的嗅觉和味觉是相辅相成的,一旦失去嗅觉,味觉也就一同消失了,无论再美味的食物也吃不出任何味道了!呵呵……”。

我盯着他,疑惑道:“失去了嗅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方华无奈地朝我笑了笑,接着便向我讲起了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原来几年前方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当地的一家企业工作,虽说工作和生活都很稳定,但他一直都深深惦念着远在老家的爷爷。

方华自幼父母双亡,是他爷爷一手将他养大的。现在爷爷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而自己却不能在跟前尽孝,心里实在难受。

再三斟酌后,方华最终决定辞去工作,回家乡和爷爷生活在一起。自己有学历也有能力,回去后在当地考个公务员应该不成问题。这样既能解决工作问题又能照顾到爷爷了。

于是很快方华就向单位提出了辞职,但主管领导说现在由方华牵头的那个项目已经到了最后冲刺时刻,他希望方华能再多留一阵子,等项目全面完工了再走不迟,并承诺到时还可以额外发给方华一份奖励金。见领导如此恳求,方华也不好再说什么,便点头同意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华带领着项目组成员每天加班加点地忙碌着,他希望能够尽快结束手里的工作,好早一天回到爷爷身边。这几天爷爷又打电话来了,说有事想让他赶紧回来一趟。但他现在根本走不开,只得安慰爷爷说忙完这一阵子就回去再也不走了。爷爷在电话里笑着对他说不要着急,安心忙好工作,爷爷会在家等着他的。

不久后,方华单位的项目终于全面结束了,领导对此很满意并立刻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发给他一笔丰厚的奖金。

从单位离开后,方华立刻踏上了回乡的火车。此刻他归乡心切,心里一直在记挂着爷爷,也不知道他现在生活怎样,身体好不好。

下火车后方华一路急奔终于在中午时分回到了家,掏出钥匙走进屋后他看见在门边的沙发上,爷爷正孤独地坐在那里朝窗外看着,手里轻轻摇着一把老旧的蒲扇。

“爷爷,我回来了!”方华放下手中的行李,扑向了爷爷。

爷爷听到方华的声音慌忙转过头,当他看清是自己的孙儿回来的时候当即激动地眼泪差点落下,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你回来了,回来好,回来就好啊!”。

祖孙两人好久未见,自是有说不完的话。许久后,方华的腹中突然传来“咕咕”的叫声,他这才发觉自己饿了。

方华在家中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吃的东西,于是赶紧下楼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些熟食拎了回来。

回到家,方华捋起袖子开始在厨房里忙活起来。“怎么这么多灰啊!唉,也是,爷爷这么大年纪了天天还要他自己烧饭做菜,我真是不孝啊!”他一边在心中暗自叹息着,一边将灶台边落满灰尘的锅碗瓢盆洗刷干净,然后把买来的熟食加热好端上了餐桌。

“爷爷,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我打算先在家复习,然后考公务员,这样以后我就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了!”方华边吃饭边说道。

“那好,那好啊!”爷爷慈祥的笑道。

“菜马上凉了,爷爷,你赶紧吃吧!”方华道,接着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爷爷,咱家小花呢?”。

“你说那条狗啊,唉!前阵子这边总下雨,我又不能天天带它下楼,就让它自己下去方便,结果它就再没回来过。真是可惜啊,那是一条多么聪明的狗啊!”爷爷惋惜地说着。

“哦,是这样啊!”方华嘴里虽这样说着,但心里却泛起了嘀咕,“小花平日多么机警,怎么会就这样轻易走丢了呢?”但他无暇再多想,继续陪着爷爷吃饭了。

第二天,方华在当地一家辅导机构报了名领了教材,开始了公务员考试的复习之路。

白天他上课、买菜、回家三点一线,晚上挑灯夜读,日子过得非常充实。而爷爷则陪伴在他的身旁,轻轻打着蒲扇为他驱赶着蚊虫。

每当方华看书累了时,只要抬头看见一旁爷爷在灯光下那慈祥的笑脸,他就疲惫顿消,浑身充满了能量,继续埋头苦读。这,或许就是爱的力量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大半个月就过去了,还有两个多星期就要考试了,方华的学习也更加紧张起来。他对考试看得很重,因为按照他的年纪,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但就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一个意想不到的状况出现了……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方华发觉到自己每晚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第二天穿上时总会有股鱼腥味。

起初,方华并未留心过此事,但随着时间的增加,衣物上的鱼腥味越来越重,这才引起了方华的注意。

他去阳台上仔细查看过,但除了几盆衰败的金边吊兰外,什么杂物也没有。他问爷爷阳台上之前是不是存放过什么气味很大的东西,爷爷说从来没有放过那样的东西。方华很无奈,只得重新洗了衣服晾干穿上。这一回,倒是没有怪味了。

但这似乎并没能起到根本性的作用,两天后那股难闻的鱼腥味很快又卷土重来。这次不仅仅只是衣服上有味道了,就连家里的毛绒玩偶、沙发罩、衣柜里放的衣服,甚至厨房、卧室,卫生间里都有了那股难闻的腥臭味。这时方华才突然惊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那股味道应该不是鱼腥味,而像是腐肉的味道……

临考前的复习本就紧张,再加上这恼人的未知臭味,方华简直要崩溃了。他整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神情也开始恍惚起来。然而几天后,另一个可怕的现象发生了。一天早起后,方华突然发觉自己的嗅觉也像是失灵了……

刚开始方华还以为是自己这阵子精神过于疲惫没休息好才导致嗅觉减退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因为,爷爷也失嗅了……

惶恐不安的方华连忙去了医院,医生给他做了一番全面的检查。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

方华恍恍惚惚地走在大街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和爷爷都失嗅了,还有原先在家里出现的那股莫明的臭味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天哪,谁能告诉我啊?”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路人都掩鼻匆匆而过,还时不时地回头望向他,眼神中满是嫌恶。

方华无奈地笑了笑,低下了头,“一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吧,或许就是家里的那种腥臭味。唉,只是现在自己闻不到罢了!”他边走边在心中暗自揣测着,一个不留神竟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哎,对不起!是我走路没看路,对不起啊!”方华慌忙连声道歉。

“哈哈,原来是你小子啊!咦,你不是在外地上班吗,怎么在这溜达啊!”那人笑道。

方华抬头一看,原来是曾经老门邻家的孩子也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张羽。

“哦,我把工作辞了回来了!家里就爷爷一个人,我不放心啊!”方华道。

“是这样啊,也好,今后咱们可以经常聚聚了,呵呵!对了,你爷爷身体还好吧!哎,自从我家搬走后,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他老人家喽!”张羽关切地问道。

“嗯,爷爷身体还凑合!就是腿脚不大方便了,天天喜欢待在家里。”方华又道:“你要是没什么事中午就去家里吃饭吧,家里就我和爷爷两个人,天天做的饭菜都吃不掉!”,张羽欣然同意了。

一路上,二人边走边不停回忆着儿时的趣事,笑声不断。方华感觉连日来压在自己心口上的阴霾被驱散了不少,心下一片畅快。

没多久,两人就到了方华家楼下。刚进楼道,方华就注意到张羽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对,脸上流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怎么了?”方华问道。

“哦,没,没事!”张羽迟疑了一下,又道:“这栋老楼应该很久没人打扫过了吧,楼道里味道够重的!”说完,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方华没有接话,只是闷头走在前面,很快就到了家门口。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将张羽让进屋。

张羽的脚刚迈进屋内还没有站稳突然就神色大变,伸手捂住口鼻,表情似乎非常难受。

“哎,你怎么了,没事吧……”还没等方华问完,张羽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一样,逃也似的冲出门外,接着就弯下腰狂吐不止。

好半天他才缓过劲来,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对着站在身边一脸愕然的方华问道:“你这房子还能住人吗,怎么这么臭啊,你天天在这闻不到吗?”。

方华张了张嘴,想告诉张羽自己失嗅的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低着头默不作声。

张羽道:“我刚才听你说你就要考试了,要不去我家住两天吧,等考完试再说吧!”。

方华想了一下便同意了,然而就在这时,张羽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道:“你爷爷莫不是下楼看别的老头下棋去了吧,真是精神啊!”。

听到这话,方华顿时如五雷轰顶一般,呆怔在了原地。十几秒后似乎才回过神来,眼泪大颗大颗地从他的眼中涌出,很快就染湿了他的衣襟,“爷爷,爷爷……”阴湿晦暗的楼道里回荡着他悲痛欲绝的哭声。

方华刚才明明看见房门被打开时,爷爷就坐在门边的沙发上,手里摇着蒲扇正对着他们微笑着,但张羽却问爷爷是不是下楼看人下棋去了不在家。原来爷爷,是只有方华自己才能看见的……

张羽陪着方华报了警,警察在方华爷爷卧室的床上发现了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床下还有一只死去的小狗。它们就是方华的爷爷和小花,已经死去一个多月了,方华的失嗅或许就是它们做得。因为即使是死了,它们也想陪在方华的身边,永远地陪伴着他……

说到这,方华的眼睛早已湿润了,我能看见他在强忍泪水。我从桌上拿了一片纸巾递了过去,“谢谢!”方华擦了擦眼角,然后笑了一下道:“都已经过去了,没什么的!”我点了点头。

方华端起杯喝下了一大口啤酒,接着开口道:“后来,我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留在了当地工作,生活平静安稳。经常晚上我躺在床上看书时,似乎能够感觉到爷爷就坐在我边上,轻轻摇着蒲扇为我驱赶着蚊虫……假如当初我没留在外地工作,假如当初我在接到爷爷的电话后立刻就辞职赶回来的话,或许一切都会一样了!但是,世上哪有这么多假如呢!唉,我现在才明白在这个物欲横流,瞬息变幻的世界里亲情才是最应该珍惜的东西!但是,我却永远地失去了……”。

把方华送回他住的旅馆后,我一个人走在空荡寂寥的大街上。深秋的冷风吹在我的身上,但我却感受不到一丝寒意。因为我知道在前方的万家灯火中,有一盏灯会始终为我而点亮,有两个慈祥的老人会始终为我而守候。我想,我知道我该干些什么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