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鬼小子 > 详细内容

鬼小子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老公长期在工地上,他是一个包工头,工作非常的忙,赚的钱也很多。

小江留在家里,照顾家庭和孩子。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现在正在上小学。小江和老公都很疼爱这个女儿,总是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女儿。

说实话,老公的条件很好,他温文尔雅,一点都不像是一般的包工头那样的粗俗。他长得也还不错,又有钱,身边一定会有很多的女孩子。

小江却是在家里,一直为了这个家忙碌着。她很担心老公在外面会有外遇。她看见过很多这方面的事情,她害怕有一天自己也会被抛弃。到那时候,她人财两失,什么都没有了。

她害怕这天的到来,她一直都很在意老公的行踪,她总是想知道老公的一切。她经常打电话给老公,男人有很多的工作,有时候不厌其烦,语气不佳。

小江本来就比较担心,见男人对自己态度不好,她就认定了男人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她不依不饶,更加频繁的给男人打电话。男人不胜其烦,对她的态度也就更差了。

小江每天以泪洗面,她觉得自己很委屈,她为这个家牺牲了很多,老公对自己还没有好脸色。

这天老公忽然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老公的脸色沉重。

小江感觉自己的心彻底的凉了,这个男孩是谁,是老公在外面的私生子吗?小江的眼泪止不住掉下来。

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等小江哭完了,男人说,“别问这个孩子的来历,你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以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小江哭喊着说,“他是你的儿子,是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

男人脸色很难看,他说,“你别管太多,我以后会补偿你的。”

小江痛苦万分,虽然自己有些心理准备,但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接受不了。她还是很害怕失去这个家,失去老公。

她没有生存的能力,不敢冒然和老公离婚。她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妥协了,她想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老公没有和自己离婚,她稍微放心一点。

男人留下了一笔钱第二天就走了。女儿看见家里多了一个人,她问,“妈妈,这个男孩是谁?”

小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能告诉女儿她的父亲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她说,“他是爸爸带回来的朋友,我们要好好照顾他好吗?”

女儿生气的说,“我不要,他是爸爸在外面的野孩子,我不要和他在一起!”

男孩一句话都不说,他默默的呆在那里,表情忧郁,他已经知道了不少的事情,这对母女对自己的厌恶很明显。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小江表面还是对男孩不错的。他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对生活品质要求不高。

小江每天看着这个男孩,她觉得心里特别不安逸。她心里有了想要除掉男孩的想法。

男孩喜欢吃鸡蛋,小江偏偏不给做。她每天只会做女儿喜欢吃的东西,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很善良的了,能够让他住在家里,已经是自己的极限了。

小江想了一个办法,可以让男孩永远消失。这天晚上,小江做了一盘炒鸡蛋。她知道女儿不喜欢吃鸡蛋,她是专门做给男孩吃的。

果然男孩看见炒鸡蛋非常开心,他看了小江一眼,他不知道小江是不是做给自己吃的,毕竟他知道自己在家里是什么地位。

小江意味深长的说,“吃吧,阿姨特意做给你吃的。”

男孩开心的笑了,“谢谢阿姨!”说完,他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第二天男孩再也没有能醒过来。他吃的鸡蛋里面有毒,他在睡梦中毒性发作了。

小江连夜处理掉了所有东西,她不能留下一点证据,她还要照顾女儿。

事情进展很顺利,即使男人怀疑小江,但是也找不到任何证据,他最后选择相信妻子是无辜的。

他办好了男孩的后事就回到了工地上,他很伤心,不是因为男孩是他的孩子,这孩子是工地上一个工人的孩子,他发生了意外,还在医院躺着。他答应工人会好好照顾他的儿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小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能感觉到老公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好像知道了一切,小江心里很矛盾,她害怕自己做的事情败露。

这几天,小江一直接到很奇怪的电话。电话是一个男人打来的,他的声音虚弱无力,而且沙哑,让人听了觉得牙齿发酸。他大声的质问自己为什么要害死他的儿子!

每次小江都异常的恐惧,隔着电话她都能感觉到男人的愤怒,如果男人在自己的面前,他也许会把自己撕成碎片。

小江有点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害死了他的儿子,她的确杀了人,她杀的是情敌的儿子。男人背叛了婚姻,背叛了她们母女,还把这个孽种带回家来。她也是个女人,怎么能够忍受这种委屈。

她心里特别的痛苦,只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迷迷糊糊当中,她看见门被打开了,进来一个小小的身影。小江以为是自己的女儿,就说:“到妈妈这里来。”

小孩听话的走过去,小江刚看清楚孩子的脸瞬间就石化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根本就不是女儿,而是那个男孩。他脸上的表情怪异,让人不忍直视。

他忽然咧开嘴说:“阿姨,我饿了,我想吃鸡蛋。”

小江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她吓得瘫软在地上,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男孩用一种很扭曲的姿势慢慢的拿起电话,他诡异的说:“阿姨,你的电话!”

小江也在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电话那头传来那个熟悉的嘶哑的声音:“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儿子!”

小江哭着说:“他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老公在外面的野种。”

男人愤怒的骂到:“混账,他是我的儿子,我让你们照顾,你们就是这样照顾的,我不会放过你们,我要让你们声败名裂!”

男孩也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小江的丈夫为了安抚受伤的工人,将孩子带回家照顾,他不敢告诉别人他的工地上发生了安全事故。

小江心胸狭隘,她不管 三七二十一,就认为这个孩子是老公在外面的私生子,害死了他。

男孩是很冤枉的,他的父亲受伤,自己被杀死,心里的怨气也非常的重,虽然在男孩的脸上没有很扭曲的表情,但是,小江还是能感觉到男孩强大的愤怒的磁场。

男孩活动了一下脖子,小江听见骨骼摩擦发出的咔嚓的声音,她感觉自己的脖子似乎都要断掉了。

男孩说:“阿姨,我不是你老公的孩子,我爸爸病情恶化,他就要死了, 他还在等我呢。”说完,他扑上来,抱住了小江的脖子使劲一拧……

猜忌有时候也可以演变成不可挽回的灾难。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