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夺命河伯 > 详细内容

夺命河伯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小时候在书上看到过一篇关于河伯娶亲的文章,故事讲得就是村民每年选取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送予河伯做妻子,以此祈求河伯的庇佑,使得来年风调雨顺。读完这个故事只觉得村民们十分愚昧,竟如此残忍地葬送了受害女子的大好年华。直到我有一次探险被困在了非洲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才发现原来“河伯娶亲”真的存在。

原始部落总是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当地人们所信仰的神和国内有所不同,区别在于,他们不仅信仰做好事的神,同时也十分敬畏做坏事的“神”。而在国内的神话故事中,人们习惯把这些做坏事的称谓“堕仙”,或者把他们归为妖魔一类的。

我躲在草丛里,不敢出声,脑海里满是部落酋长带领一众人把外来入侵者捆绑在木桩上,先由巫师以火举行祭祀典礼,再被这些部族人分而食之的场面,内心恐惧极了,因为随我一同钱来的伙伴出去找吃的,都已经两天了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虽然他平时嘴欠,人还算不错,回去了看到他女朋友也不好交差啊,才冒险前来看看他是否被部落的人抓了来。

然而你永远也无法预测在这样一个神秘而古老的部落里下一秒你会发生什么。比如我,幸好没被部落人抓去做大餐,但是,我凉飕飕的后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救命啊!”一只毛茸茸的大怪物用它的触足挠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只比我还大的蜘蛛!它夜晚还会发光,唾液直直往我脸上流,弄得我一脸的绿色泡沫,把我恶心得真想打死它,可是,看它都比我还高,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趁它还没动我,求生的勇气使我一溜烟的跑了,我可不想被它那带有剧毒的毒液给撂下了,或者是那黏糊糊的网。

我才发现原来超越奥运健儿也可以是如此简单!特别是跑步这块儿,发现自己特有潜质!胸闷气短,感觉撕心裂肺的,弯着腰扶着树歇口气,结果那家伙又追上来了,好死不死,右手扶到一棵冰凉凉的树,滑滑的,苍天呀,这蛇信子也忒长了吧,正好把我脸上的泡沫裹去了一大半,随即看到这条“大蚯蚓”从树上落下,瘫软在地上一动不动。没办法,继续逃命要紧!

我以为这个岛四面环海,没想到别有洞天。类似于一个山谷,我随着崖边寻了去,没成想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个个举着火把聚集在这里,我的朋友也在,我想也没想冲向人群,“大兵快跑,危险!”结果被五个拿着叉子的人架了起来,大兵懂土著语,跟他们说了几句,于是把我放了下来。“你跟他们说什么了?”“放心吧,他们不会伤害我们的,只不过你要安分一点,不要打扰到他们祭祀,以免冒犯了他们的神!”

我看到为首的花脸巫师带着一个短发女子,身材姣好,是一种原始的美,带有大自然的野的那种美,显然她很年轻,却一脸的无奈与恐惧。

大兵说,那个女子就是祭祀用的祭品,因为海水不能直接饮用,岛上的人靠着雨水冲击成的一条河流取水,但是由于这里经常旱涝,当地人觉得有河神在操控着这一切。十年前一年轻女子被水中不知名的妖物缠入,尸骨无存,当年并无旱涝,随后几年,陆续有女子没入河内,仍然风调雨顺。

其中间隔了两年并无女子失踪,岛内干旱,河中无水,瘟疫爆发。之后每年,酋长带领群众献上一位年轻女子,用来安抚河神,说也奇怪,自那之后,岛中年年平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灾情发生。

“所以说他们现在是要把那个女孩扔进河里吗?”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大兵害怕我冲动,一把拉回我,说道:“你也别着急,入乡随俗嘛,别惹得众怒,再回不去就麻烦了,再说了,就算你救下了这个女孩儿,他们仍然还会选择其他的女孩儿用来祭祀,无穷无尽,治标不治本嘛!”听大兵这么一说,心中很是无奈,“那我们就这样见死不救?”

大兵胸有成竹的样子,对我说:“别急嘛,咱们先跟过去看看能不能碰巧遇到什么怪物再说!万一能抓到它,不就一劳永逸嘛!”反正我觉得很悬,水里的东西本就看不见,更何况还是在这大晚上的。

大兵好像已经看出了我胆小的样子,笑了笑,“一会儿啊,咱们如果见到了那个什么妖物怪神,先不要冲动,毕竟这个是土著人们的信仰,信仰这个东西,你知道的,随意推翻不得。找到那玩意儿之后,再另找机会消灭了它,至于这个姑娘,就看她自己的命数如何了。你一定要记住,咱们既然要救人,那就让大多数人都远离迫害,但是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只能智取!”“好,一切都听你的。”

到达了他们祭祀的地方,巫师点燃了一大堆火把,土著人邀请我们一起围着火把跳起来,纯正的非洲鼓节奏十分欢明,非洲人特别喜欢火,今晚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那个被当做祭品的女子,也伴随着快捷的音乐,开始跳起动人的舞姿。

过了好久,巫师举起双手,面目狰狞,一切回归平静,人们绑了那女孩儿放进一个藤条编制的笼子,类似于古时候“浸猪笼”那样的仪式,慢慢地把女孩儿放进水里。女孩刚开始挣扎,后来没了动静,水中也没有出现什么怪物引起的波澜,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土著人把笼子捞上来,却只剩下血淋淋的骨头,女子的皮肉全部被吃什么东西咬得干干净净。

巫师说了一句土著语,大兵告诉我那是河伯对祭品十分满意,于是酋长带着一众人走了。

当晚我们摆脱了土著人群,折回祭祀的地方,带了家伙件儿准备好好会一会这个“河伯”,水下除了一些大鱼并无异样。突然,一个指甲很长,浑身发出恶臭腥味,像一个瘦骨嶙峋的人朝我们袭来,动作十分敏捷,大兵成功将它引入提前布置好的陷阱,成功抓获。“原来是一只水猴子啊,把它带回去交给政府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