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9102给孩子上坟[精] > 详细内容

9102给孩子上坟[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7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这些故事是写在纸上的,当我拿起一卷写满黑色碳素墨水的小册子时,发觉纸张已旧得发黄。

黄纸黑字。

纸很旧,字迹却依然清晰,就仿佛是昨天刚写的一样。可是卷首的日期上,明白有2019年的字样。

现在已经是9102年。

我的额头上掉下来一滴汗水,汗水坠落,途经睫毛和眼睛,鼻子和上嘴唇。在它即将路过下嘴唇的时候,我一伸舌头,滋地将它接住,吞到口中。

这不是一滴冷汗。

我站在万姓陵园里,看着一本很久以前的书,并没有一点的害怕。陵园里埋着各式各样的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还有未知性别的人类。

这些我早已都见惯了。

我的名字叫作司空。

司空见惯对我来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技能。

我的工作,就是看守万姓陵园,整理并记录这里发生的一切。

“哈哈,这里是一座陵园,不管埋藏着的是谁,都已经是死去的尸体,死人可不会说故事给你听,有什么好记录的。”

嘲笑我的家伙,名叫莫非。他是一个背尸人,也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他嘲笑我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的师父告诉我,做我们这一行的,就是要学会少说话多倾听。

于是,师父临死的时候,就把这么一本小黄册子送给了我,同时一句话也没说,就伸腿瞪眼完犊子了。

“我先走了。”

“后会不定期。”

嘲笑我之后,见我没有说话,莫非觉得很无趣,于是把背来的尸体放下,扔下两句话就走了。

我知道,今天是清明节,他一定是出去游玩去了。

又一滴汗水落下,又一次被我灵活的舌头接住。

汗水有点咸,但我此刻没有心思品尝。

这不是紧张得冒冷汗,我也不是害怕得出虚汗,这些已经说过。之所以我看到小黄册子会流汗,是因为我头疼,真的头疼。

师父留下的这本书好老呀!

从2019年到9102年,这中间走过了多少个春秋,蹉跎了多少个岁月。

我算不出来,我从小数学就不好,一直都是音乐老师教的,每次都只会数五线谱和哆咪唏。

好老好老,头疼头疼。

我这个人,一头疼就出汗,一出汗就浑身难受,难受得就想吃香菇。

于是,我走到一个小小的坟头上,坐了下来。

其他的坟头太高了,爬上去太费力气,我累得不想动,就找了个最小的来歇歇脚。

小坟头上也有香菇,稀稀拉拉的。我左手一伸,拔了两颗,放在嘴里吃起来。右手没有偷闲,翻开小黄册子,读上了陈年旧事。

第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小孩子。

孩子叫顺娃,父母希望他顺顺利利地长大,便取这么个顺嘴的名字。孩子很争气,顺顺利利的长到了一岁,长成了一个白白胖胖,人见人爱的娃娃。

一岁这年,在他们老家,可是个重要的日子。

老家有风俗,孩子到了一岁,要抓周。何谓抓周,就是当孩子刚刚长成,会呀呀说话,会歪歪走路,却对一切都茫然的时候,把世间一切的东西都做成小玩意,让孩子来抓一抓,以此来决定孩子将来的兴趣。

以前落后的时候,抓周都是放一些笔杆子,小刀小剑,金元宝,银锭子,丝绸玉器,汤勺瓜果,总之是五花八门的职业象征。

现在科技先进了,抓周的时候是有专门的信息系统来完成。系统很先进,先进得超出人们的想象,先进得似乎真的决定孩子的将来。

决定孩子的一生。

系统启动,一阵轰隆隆响动,紧接着满目光亮闪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婴儿食品。

“孩子吃的东西可不能随便,一定要最好的最贵的,不能省钱不能凑合。”

父母从小就打定了这样的主意。

纯天然,零添加,外国进口,这都是基本操作。还要含有铁锌钾钠,维生素ABCD,什么智力酶,智力蛋白,促进消化和吸收。再有必须是外国专家联合认证,十亿妈妈联手推荐,宝宝吃了就会变成牛顿爱因斯坦那样聪明的大脑。

看到顺娃果然选的都是最好的,父母都慢慢舒了半口气,放心了许多,仿佛此时在他们面前的,赫然是头顶冒着光圈的爱因斯坦。

接下来的一切,看起来顺利了许多。

顺娃吃了那些奶粉和补品,真的聪明如神童一般。

托儿所,顺娃选的是最好的,有三个护士小姐姐全天候服务的那种。幼儿园,顺娃选的是美国常青藤联合幼儿园,可以和各国高层人物的孩子一起手把手撒尿的那种。

兴趣爱好班也不能少,钢琴是克莱德曼的徒弟亲自来教,围棋由阿尔法狗每天训练,书法则请来了全息模拟的王羲之颜真卿柳公权来指导。

唱歌跳舞,足球篮球,太极空手道,画画高尔夫,一样样都被塞进了顺娃的脑袋瓜里。

这让他头顶的光环,愈发的闪亮。

这让他的父母,愈发高兴得合不拢嘴。

然后,是清华北大联合附小,贵族式的初中,全封闭的皇家军训高中。

大学就简单了,因为美国的常青藤大学,早已经在顺娃还在上联合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选定了他。顺娃要做的,就是每天坐着飞机,在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耶鲁大学之间来回奔走,去听自己的社科工商四门学硕博连读课程。

终于毕业了,终于解脱了。

不,一切才刚刚开始。

工作,是留在美国镀金,还是回国发展。

户口,是要北京的,还是要纽约的。

买房子在哪买,北上广或是港新澳。

找对象,是马健腾的闺女,是英国女王的孙女,还是日本令和天皇的侄女。

“唉,别说是顺娃了,我看着都感觉很头疼。”

“小孩子总是在做选择,哪像莫非这样的大人,每次面对一群姑娘,都是全都要。”

头疼呀头疼,出汗呀出汗,我的舌头一伸一接,眼睛还是不停地看下去。

结婚,度蜜月,生小孩……

然后是奶粉,托儿所,幼儿园……

事情渐渐有些不对,因为在抓周的顺娃发现,自己刚刚做完的选择,在他有了孩子之后,竟然又要重新替孩子选择一遍。

“把一切都选择好,然后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哈哈哈哈哈,顿时感觉人生充满了斗志呢!”

父母的声音,亲朋好友的声音,在四周响起,大家都在赞叹着,说这个孩子真聪明。

……

抓周结束了。

一生被选择完了。

顺娃觉得,自己的一生,仿佛也已经结束了。

他很聪明,他有着先贤的智慧集成,有些无数精英教育的培养,他看懂了这所有,他看穿了这一切。

他知道,自己的一生,是真的结束了。

于是,顺娃头顶上的光环慢慢暗淡了,熄灭了。

……

“滴答,滴答!”

我的额头,这回真的有冷汗流下,流在这个年仅一岁的顺娃,他的小小坟头上。

顺娃没了,故事还在继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