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老狗儿哭 > 详细内容

老狗儿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老黄家有一条养了十几年的狗。

那是一条全身白色的土狗,自从老黄将它从乡里集市上以十块钱的价格买回来后,便一直拴在自家附近一个破瓦罐里,负责看守经营的木材作坊。

十几年的岁月里,那条土狗渐渐变得衰老,全身的白毛也沾满了泥土,肮脏凌乱,嘴里的牙齿掉了一大半,一双眼睛也看不清了,每次听到脚步声就乱叫,最后连叫也叫不动了,缩在破瓦罐里等死。

这天,老黄吃完早饭下楼整理木料,走到狗窝旁,却没见到那条土狗出来迎接。

老黄过去一看,那土狗躺在狗窝里,听到老黄的脚步声直哼哼,它想要站起来却摇摇晃晃又倒下了。

“这条狗已经这么不中用了?看来要再买条狗了。”老黄这般想着,也没理这土狗,戴上手套就去搬木料了。

作为木料作坊的小老板,老黄还雇了个小工小张,那小张也是村里人,不过家里比较穷,光棍一个,靠四处打零工过活。当老黄和他聊起自己打算再买一条狗时,小张就舔着嘴,表现得极为感兴趣。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那条老狗呢?”他低声问道,似乎是害怕那条土狗听到。

“还能怎么办,就让他慢慢老死呗。”老黄回道

“那条狗已经对你没啥用了,不如给我得了,我帮你处理了。”

“你准备怎么处理?”

“嘿嘿,宰了吃肉,听说狗肉可香了,狗肉滚一滚,神仙站不稳哩。”小张留着口水说道。

老黄站着考虑了一会,心里略微有些不舍,但想到只是一条狗罢了,自己和畜生谈什么感情,于是点头道:“好吧,就给你吧,但你不要在我这里弄,要弄带到你家去。”

“那是自然的,免得你老黄看了伤心。”

“一条狗有什么好伤心的,再买一条就好了。”老黄不以为意地回道。

临近中午,老黄停了手,走到狗窝前开始松那根几年都没动过的铁链,老狗以为是要带自己出去走走,竟然摇着尾巴站了起来。

老黄将狗链子递给小张,小张就拉着老狗回去了。

回到家,小张找出一根麻绳套在老狗脖子上将它吊起,然后一棍子猛击老狗的脑袋,鲜血顺着它的口鼻眼涓涓淌下,那老狗呜咽一声,摇着尾巴挣扎了几分钟后死了,随后小张迫不及待的剖腹剥皮,那狗的内脏被掏出来的时候还冒着丝丝热气。

“那条狗到底老啦,肉都咬不动,看来晚上还要多煮一会儿才行。”下午小张回来干活,满嘴流着油。

“给你打牙祭还嫌弃,这狗我若是卖了还能有几十块钱呢。”老黄回道。

二人干活直至傍晚,老黄的妻子阿芳上班回来了,他们才停手。

一家子吃过晚饭,阿芳便麻利地就收拾了剩饭,装在一个碗里说道:“那条老狗饭都吃不下了,不知道早上的剩饭吃干净了没。”

老黄摆摆手说道:“不用去喂了,这狗已经送给小张宰了吃掉了,过几日再去买条狗就行了。”

阿芳张了张嘴,却没冒出一个字,但她的眼眶却是红了。

这天夜里,老黄睡的正香,阿芳忽然伸手猛地推醒了他,颤声说道:“老黄,你听,楼下是不是有狗在哭?”

老黄屏主呼吸,果然听到了那缥缈悲哀的狗哭声,“呜呜呜”的,好像就在自家楼房下的水泥地上呢。一般狗都是汪汪叫,传闻若是听到狗哭,就是那条狗见鬼了。

老黄却不信这个邪,他让阿芳别多想,自己披了件厚外套,悄悄推开阳台上的门,迎着刺骨的寒风探出阳台往下张望。那呜咽声更响了,明明就在楼下,但老黄来回看了几次,却没看见狗的影子。

“一定是躲在哪个角落了,反正家里正缺一条狗,不如抓回来看家,也省的去买了。”老黄打定主意,便开了灯,穿上衣服踩着拖鞋哒哒哒下楼去了。

轻轻打开大门,老黄出门循着狗哭声往自家西面墙角一个小小的堆干草堆走去,当他距离干草堆越来越近,狗哭声却戛然而止,寒冷的冬夜里只有北风呼呼。

老黄以为是自己的脚步声被狗发现了,于是来到干草堆前,伸手开始搜寻,但他即使把整个草堆都翻遍了,却连根狗毛都没见着。

他疑惑地站起身,刚转身想往回走,去忽然看到自己楼房外的小道上,站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那人距离自己二十来米,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一身白色的衣服十分单薄,似乎只穿了睡衣。老头默默站在寒风中看着自己,眼神呆呆地,嘴巴也张着流口水,像个老年痴呆。

这是谁呀,怎么没见过呢?老黄仔细看了看那人的面孔,却是个从来没见过的人,于是他站在原地张嘴问道:“你是哪个呀,这么冷的夜里不回家,站在我家做什么?”

那老头子听了,忽然哇哇哭泣道:“我命苦啊,家里人不要我,还把我赶出来了。”

老黄听了,便知道那老头是家里闹矛盾了,可这是哪户人家,这么狠心,大冬天的把一个老人家赶出家门?这分明是要冻死他呀。

老黄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小跑着来到老人身旁替他披上,他扶着老人的臂膀想要搀扶着进屋,但那老人身体僵硬冰冷,老黄扶上去的手像是碰到了硬邦邦的枯树枝。

“你真是个好人呐,现在像你这么好心的可不见了。”老人慢悠悠地走着,颤颤巍巍的,好似随时都会摔倒。

老黄笑道:“总不能看您老在外面的挨冻吧,你是哪里的人,我打电话叫你家里人来接您。”

“你不是已经在接我回家了么?”老人忽然停住了步伐,冒着寒光的眼睛死死盯着老黄,盯得老黄心中一颤,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开了。那老人反倒向老黄靠了一步,苍老的脸庞差一点就撞到了他的鼻子。

“你对一个不认识的老头子都这么热心,怎么对自己家的狗就这么无情呢?”那老头子的语气忽然变得无比凄凉。

“你……你究竟是谁?”老黄这会儿才感觉到了不对劲,这老头身上怎么有一股邪乎的感觉,自己都不认识他,他如何知道狗的事情?

“哈哈,你不认识我了么?”老头大笑一声,身躯急剧缩小,随着披在他身上的衣服脱落,那老头竟然化作了一条狗,就是老黄那被宰了的土狗。

此刻的土狗一脸凶相,龇牙咧嘴,它缓缓向老黄逼近,最后一口咬上老黄的小腿,将他拽到在地,然后硬生生拖着他往村道上一条河走去。

老黄小腿被咬得鲜血淋漓,入骨的疼痛逼得他像杀猪一般嚎叫,他大喊救命,但在这冬夜的寒风里,他的声音淹没在风声中,无人听见。

土狗终于咬着他来到了河边,老黄惊恐地抬头一看,发现那结了冰的河面竟然冒起了滚滚白烟,好像是架在铁锅上烧的滚烫的开水。

“嘿嘿,让你也尝尝被人煮熟的滋味。”土狗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拉扯着老黄继续往河里走,就在他们快要进入河中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阿芳的声音:“这不是那条老狗么?”

听到声音,土狗放下了老黄,呆愣愣地看着阿芳,而阿芳则一脸兴奋的走过来,她温柔地抱起土狗笑道:“谁说你被吃了,这不是好好的么?”眼中甚至还有泪水。

土狗被搂在怀里,感觉着阿芳的体温,忽然眼眶湿润了,它已经好几年没被人抱过了。登时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涌上它的心头,完全盖过了方才的愤怒。

“呜~,哦呜~”老狗儿最后又哭了,在冬夜里分外悲怆,渐渐地它消失在阿芳的怀里,只听得到老黄在那儿哀嚎。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