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三层殿(中) > 详细内容

三层殿(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小云,小云”一个亲切又和蔼的的声音从小云的耳边传来,这个声音仿佛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谁听到都会想过去。

声音从树林里传来,慢慢的由远而近,小云觉不知不觉的向树林走去。

“你是谁?”小云有些紧张。

“我是你的朋友啊,穆古,小雪,达斯还有夏克它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快来啊……快来啊……”

神秘的声音一直回荡在小云的耳边,她顺着声音走进了漆黑的树林中,忽然,周围的一切全都亮起来了。四周变得美丽起来,藤上长满了亮晶晶的葡萄,红的,紫的,青的,暗红的令人垂涎欲滴,葡萄藤四周还以后许多美丽的钻石,这仿佛是一片世外桃源。

望着诱人的葡萄,小云感到饿极了,她连忙摘下一串红葡萄,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又鲜又甜又解渴,真是好吃极了。

小云一边吃着,一边摘下其他葡萄放进背包里,准备带回去给爸爸和动物们。

忽然,一阵剧痛让小云摔倒在地,她感到肚子疼极了,还吐出了许多白沫,疼的她直哭。

“哈哈哈哈!傻丫头,你上当了!”那个阴森可怕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狂风怪!你这个可恶的坏蛋!”小云挣扎着说。

“哈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坏蛋,要想找我这个坏蛋就到沙漠来吧,哈哈哈哈哈哈!”凄厉的笑声过了一会儿就停止了。

小云疼痛难忍,浑身无力,倒了下去。

再说,动物们好不容易找来一些野果,等他们回到营地时,发现小云还没有回来,这可把它们急坏了。

当然最着急的还是小云爸爸变成的大狼狗,它不停地狂吠着,显然是在叫小云的名字。

它们不敢多想,连忙四处寻找,“奇怪,这是什么?”狮子夏克突然踩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它定睛一看,啊!这不是小云的背包吗?

达斯看到前面的黑压压的树林,连忙说道:“快看那片可怕的森林,小云一定在里面,我们快去就她吧,要是晚了搞不好会出危险的。”

动物们快马加鞭的冲进森林,终于在一颗枯树下找到了昏迷的小云,大狼狗连忙扑过去,不停地舔着小云的脸,好一会儿小云才苏醒过来。

“爸爸!我肚子疼!”小云哭着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等动物们四下一看,才发现,那有什么钻石和普通,树上吊着的分明都是动物和人的尸体,几只乌鸦正在,分食遗骸上的肉,而它们头上的那颗枯树上正挂着绞刑的绳套。

周围都是坟堆与骷髅,她刚刚吃的并不是葡萄,而是一颗腐烂的人头!而且中了毒。小云看到这里又是一阵呕吐,还吐出了几条蛆虫!

“快让她喝点水,水可以解毒!”穆古急中生智。

“什么?水可以解毒?”水牛达斯疑惑的问。

“别忘了!这里是三层殿的空间,一切都是真实的!”穆古没有多解释,只是赶紧让小云爸爸拿水给小云喝。

几口水入口后,小云终于慢慢的恢复知觉了。

“小云!你可把爸爸急死了,下次可不能这么盲目逞强了。”大狼狗心疼的说。

就在这时,地底下钻出一个小矮人,它戴着又红又尖的高帽子,嘴上长着长长的白胡子,大大的眼睛和胖嘟嘟的脸蛋,看起来很呆萌。

“哦!原来是这个小坏蛋干的!”小雪飞过来撅着嘴说。

“不不不!不是我,这全都是狂风怪干的,它把池塘的水变臭了,把树上的果子变质了,连我们小矮人的钻石也越来越少了,”

“这个狂风怪真是太可恶了!别让我抓到它,要是抓到它,我一定把它……我饿死了!”狮子夏克气呼呼的吼道。

“你还要把它吃了吗?”小雪疑惑的问

“我不说过我改吃素了吗?”夏克趴在地上打着哈欠。

“其实,狂风怪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的,”小矮人摆了摆手那双胖乎乎的销售,嘟嘟的说。

“啊?那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呢?”小雪迫不及待的追问。

可是,还没等小矮人发话,他头上的红帽子瞬间变成了灰色,倒了下去,衰竭了。

看着死去的小矮人,大家心里都很难受。

这时,小云才慢慢的恢复了知觉,坐了起来。大狼狗这才松了一口气:“孩子,以后做事一定要小心,还要多动脑子,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啊。”

这时,小雪叼着一个白色的东西,飞了过来:“小云,小云,这个是你的吗?”小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外婆留给自己的玉佩,幸好没摔坏。

“爸爸,刚刚我听见狂风怪说,它去沙漠了,我们赶紧追过去,把回归钻石夺回来!”小云挣扎着坐了起来。

非洲水牛达斯走过来狐疑的看着小云:“沙漠?这是它告诉你的?”

“难道你不相信我?”小云有些急了

“哼!你们人类信的过就怪了!”达斯把硕大的牛头一拧。


123下一页

穆古连忙过来好言相劝,大家这才决定往沙漠进军。

它们的心里各不是滋味,这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一连走了三天三夜,终于来到了沙漠。

这里一片荒芜,风沙吹得它们睁不开眼睛,周围除了一句句被泥沙吞没的遗骸和背后留下的脚印之外什么都没有。

又走了一段路,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坐在一个沙丘上先休息一下。

“水……水,谁还有水啊?”狮子夏克吐着舌头,十分狼狈,完全失去了兽王的姿态。

小云连忙从挎包里拿出水壶,递给夏克,夏克一把夺了过来,咕嘟咕嘟的大喝起来,穆古和小雪怕所有的水被夏克一个人喝完,连忙过来也要喝,但是水太少了,它们都只好喝了一小口,小云又把剩下的一些水递给达斯,达斯刚要上前,却又突然止住了,它没有理会小云,对着远处的风沙,哞哞的大骂起来。

小云跑到达斯身边,轻轻的对它说:“达斯,你一定要小心夏克,昨晚我听见夏克说梦话,牛腿真好吃,牛排真香!”

“哦,这么说,你是在关心我了。”达斯带着讽刺的口吻对小云说。

“达斯,夏克毕竟是一头狮子,不会改变吃肉的本性的。”小云继续解释。

“夏克是我朋友,我相信它,可是,我就是不相信你,你个人类!”达斯一点面子都没给小云。

就在这个时候,天上传来了一阵阵隐隐的雷声,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显然是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可这对于饥渴难耐的它们来讲,现在下雨比下钱都要宝贵,

确实,只有实用的东西才是真正最有价值的东西,谁都会希望在沙漠和荒岛中找到食物和水,而不是金钱。

一点不错,一阵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瞬间暑气全无。

身材高大的穆古,张开大口最先喝了一口,可它刚喝进嘴里就连忙吐了出来,“不能喝呀!这是酸雨!”

“啊,酸雨!难道雨水里面有醋吗?”小雪晃了晃被淋湿的羽毛。

“这我就不知道了”穆古此时也昏了头。

“我知道,学校里学过,酸雨是雨水中被大气中的酸性气体而污染的,不但能造成生物死亡,还会腐蚀建筑!”小云着急的说。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惊呼,那张双眼睛流着血的苍白鬼脸又出现了:“不错,小东西,学聪明了,这就是可怕的酸雨,哈哈哈哈哈”笑声在空中回荡几下后,就消失了,酸雨也停了下来。

狮子夏克大怒着朝着鬼脸消失的方向追去,大家想叫住他,但谁也叫不住。

小云也想去追,但是被达斯拦住了:“你省省吧!你还想再上他一次当吗?你们人类真是……”

“好了!一路上,你们人类,你们人类的,我们人类怎么得罪你了?你到底跟人类什么仇啊?一路上处处针对我。”小云再也不想看见达斯对自己那副恶劣的态度。

“哼!你们人类爱护动物,理解动物,尊重动物吗?你们所谓的爱就是把它们抱在怀里,假惺惺的说,宠物,宝贝!说到底,我们动物就是你们人类消遣娱乐的玩物!更可恶的是,有些动物的皮毛成了你们的盛装,还有的成了你们餐桌上的美食。”达斯的牛鼻子呼呼的喘着粗气。

大狼狗跑过来,拦在达斯面前:“够了!小云还是个孩子,你有什么牢骚和不满冲着我来,因为我也是人类!”

达斯望了望落下的太阳说:“记得是我童年时期,我和爸爸妈妈还有水牛群漫步在草原,就在这时,偷猎者的汽车追了上来,我的爸爸妈妈为了保护我,死在了偷猎者的枪口下,而他们的屠杀仅仅只是为了得到那肮脏的金钱,我绝不相信人类的笑脸,你们的眼睛充满了谎言!”

小云听了达斯的故事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大狼狗此时也沉默了,它转过头告诉小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达斯,对不起。”小云扯下马尾辫,批下一头黑发,向它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达斯什么也没说,它心情沉重的卧在一个沙丘边,动也不动。

小云,大狼狗还穆古和小雪也都各自散开了,一轮明月照在半空中,仿佛像《天方夜谭》一样。

这时,夏克也回来了,它仍旧觉得饥肠辘辘,就在这时它看到正在熟睡的水牛达斯,夏克再也按捺不住了,它的眼睛发着绿光,尖锐的牙齿下留着口水,四肢伸出了钢刀般的利爪,它大吼一声,扑向了达斯。

达斯也被惊醒了,它一见夏克朝自己扑来,连忙爬起来,奋力自卫,可是由于心情低落,再加上一天水草未进,身体虚弱,别说与夏克正面交锋了,连牛角也挥不动,没几个回合,就被夏克按倒在地。

突然,小云冲了过来,原来,她是被夏克刚刚的一声大吼惊醒了,于是连忙赶了过来,发现夏克正要咬达斯。

“住手!”小云冲到了夏克面前,严肃的盯着它。

“你别管!我已经饿的受不了了,今天我一定要吃了它。”夏克瞪着荧光棒般的双眼恶狠狠的说。

“不许你伤害它!”小云冲过来试图推开夏克,可是一个小女孩,怎么能对付的了一头饥饿的猛兽。

这会儿,小雪和穆古也赶了过来,穆古挥动长鼻子,把夏克顶到了一边。

小云把左边的袖子挽了起来,走到夏克面前:“夏克,我知道你饿了,如果你真的饿得受不了,那你就来吧!”说完把胳膊伸到了夏克的嘴边。

夏克鼻子一酸,大哭起来:“对不起,大家,都是我的错,让你们担惊受怕了,我还是走吧!”

“走?你要去哪里?!”小雪惊讶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大家,你们一定要打倒狂风怪,找回回归钻石,只有这样,我们才有生存的空间,再见了,大家!”夏克说完,哭着跑远了。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望着夏克离开的背影,大家心里非常沉重,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达斯低着牛头,惭愧的走到小云的面前:“对不起,小云,请你原谅我的过错……”

“大家都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小云说完一个人坐到一块大石头上,望着月亮,从进入三层殿的空间到现在碰上的这么多事情,小云觉得百感交集,她拿出外婆留给她的那块玉佩,抚摸着,外婆以前总是告诉她,只要等她真正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时,这个玉佩才会发挥作用。

这时,她感觉用什么东西在蹭她的裙子,她抬起头一看,原来是爸爸变成的大狼狗,小云感动非常委屈,她搂着大狼狗哭了起来,她这时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需要父母的帮助,

“爸爸,我真的很想知道,外婆留给我的玉佩到底有什么帮助,以前的事情,都是你和妈妈帮我做的,我也想自己做点事情,我多么希望你能变回去,我多希望你和妈妈还能像以前那样唠唠叨叨的对我啊!”小云越说越委屈,她抱着大狼狗大哭起来,

“孩子,你能这么想,证明你长大了,可是,爸爸现在什么也帮不了你,这一切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呀。”大狼狗的眼睛湿漉漉的说。

小云擦了擦眼睛,对大狼狗说:“爸爸,我一定会打败狂风怪,拿回回归钻石,让你变回原来的样子的。”

忽然,夜空中,一道流星划过,小云望了望流星,伤心地说:“爸爸,听说每当空中有流星划过,就会有一个生命从地球上消失的对吗?”

“别难过,小云,他们变成流星,会飞向天堂,在那里他们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你还记得你幼儿园时,爸爸给你讲过《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吗,你要做个正直善良的人啊。”大狼狗说完,把水壶叼到小云的手上。

小云明白了,在沙漠这么久,爸爸都没有喝过一滴水,他是要把水留给自己喝,小云知道爸爸一定比自己更渴,她无论如何要把水留个爸爸喝,可是爸爸怎么也不愿意,小云见拗不过爸爸,这时,她看见自己脚的岩石上趴着一只干渴的蜥蜴,善良的小云,把水倒在了石头的坑洼处,蜥蜴爬过,伸着舌头,拼命地喝了起来,小云的心里也很高兴。

就在这时,一个沧桑的声音传来,把小云和大狼狗给吓了一大跳。声音是从一颗枯树上传来的。

小云和爸爸转过头一看,发现身边的枯树上吊着一个大铁笼子,里面坐着一具干尸,他的下巴下有一大把胡子,浑身的一度被虫子啃得破烂不堪,脚上穿的大靴子上爬满了蛇虫。

“是我呀,一个老人而已,在这里受尽了风吹雨大,我曾经是西藏的一个老猎人,常年在草原上捕猎藏羚羊,后来有一次,我捕到的一只藏羚羊,竟然向我下跪,可是,我却没有放过它,结果我才在它的腹里发现了一只死去的幼崽,我当时有惊恐又后悔,我安葬了这对母子,也埋了我的猎枪,最后背井离乡的我被泥沙吞没了进去,成了一句木乃伊,苦果啊!苦果!”干尸讲起了悲凉的往事。

小云感到吃惊极了,原来这剧干尸就是课本上《藏羚羊的跪拜》里的老猎人。

“那你知道一个叫狂风怪的怪物吗?”小云继续向其打听。

“唉,长期以来,人类过度开采地球资源,工业垃圾,化学污染还有许多塑料制品,废电池数也数不清咯,是我们成就了狂风怪,它在降下酸雨之后,往时间山谷去了。”干尸用枯木般的手指了指西南方向。

第二天,小云叫醒了伙伴们,朝着时间山谷的方向去了,小云为了鼓舞大家的志气,还编了一首动听的歌曲,在路上动物们只要一唱起这首歌曲,就会振作起来,一路上,他们翻过雪山,穿过峡谷,渡过激流,整整走了七天,才来到时间山谷的地带,但是中间隔着一条深沟,底下是万丈深渊。

这可怎么过去呢?既没有桥,也没有道可以绕过去,非洲象穆古发现,旁边有一颗巨大的参天古木,

“有了!我们就把这颗大树推倒当桥用吧,这样既结实又方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过去。”穆古用鼻子指了指大树。

好主意,就这么办。穆古用鼻子卷起大树,用力向前拉,达斯晃了晃牛角,在后面顶,说到力气,大象和野牛是再适合不过了。

穆古和达斯忙着推倒大树,小云和爸爸开始盘算进了时间山谷后的计划,

这时小雪飞到小云身边说:“小云,这两天我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我们,而且很诡异,昨晚睡觉时,我觉得好像有谁在暗中盯着我们,我有点害怕。”

“没有关系,我们大家都在,虽然最勇猛的夏克离开了我们,但是我相信穆古,达斯我爸爸还有你和我拧在一起,一定可以战胜所有的困难的,你别害怕,我们大家都在。”小云安慰小雪。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大树被推到了,大家小心翼翼的走上了这座巨大的独木桥,谷底下的阴风,吹得他们心里发毛,生怕一觉踩空,掉进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无底洞,他们屏住了呼吸终于走过了独木桥,这时他们才觉得,身上的肌肉开始松弛了下来,心真是提到了嗓子眼上。

他们休息了一会儿,开始走进了整天蔽日的时间山谷中,而在后面,一个古怪的黑影正一步步走上了独木桥……


上一页123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