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寄魂树 > 详细内容

寄魂树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思思是个普通的大学生,非常不起眼,生活尤其平淡。但是一次意外的车祸让她一下子成了学校里面的名人。

当时思思坐着一部从某个软件上面叫来的专车,师傅在拐过十字路口的时候被突然从左边出来的一辆大货车撞到了一边的树上,由于当时的冲击力度很大,开车的司机师傅当场便死去,而在后面的思思的整个头部受到重创,尤其是眼睛被车上的玻璃碎片划伤,陷入了昏迷。过了2个月,思思才完全恢复过来。

这中间她经历了换眼角膜手术,本来要等人的眼角膜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当时死了的司机大叔的眼角膜却刚好没有损坏,在求得家属同意以后,思思接受了换眼手术。

铺天盖地的新闻让思思一下子成了名人,大难不死之后她更是在学校成了风云人物。她的朋友一下子多了起来,就连学校的灵异社团也说要给思思做一个专访,最接近死亡那一刻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思思非常得意,她想,还要感谢那个司机大叔还有那个十字路口,让她硬是一下子火了起来。说起那个大叔,她还是会内疚,听说眼角膜是大叔的老婆孩子决定捐给自己的,大叔死了以后,老婆和孩子也没了依靠。还有家里的老人家....哎。

自从出了车祸以后,思思很少在十字路口处坐车,一般是会先走过这个路口,然后再到前面的公交车站坐车,回来的时候再提前下车走回学校。

今天是她出院的第3个星期,她戴上口罩,伪装了一下自己免得被人认出来又开始问东问西。思思走出了校门口,接着便一直往前走,今天的她准备到市区去逛一下。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便来到了之前出事的路口,路边那颗大树还在,只是人已经没了1个。思思若有所思地走到树下,看着树干上留下来的被撞击的痕迹,地面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血迹,但是已经干了。

哎~思思摇头,觉得那个司机大叔也是可怜,直接就没了。她转身重新走路,走着走着又看到一棵大树。

咦,好熟悉的感觉!待她走进一看,这棵树周围竟然也有血迹!

思思惊讶地回头,却发现此时来的路变成了她刚出门的样子,明明自己已经走得看不见校门了刚刚。但是现在......

她不敢多做猜测,心慌意乱地继续往前走,一直走一直走,最后干脆小跑起来。跑了大概10分钟,她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叉着自己的腰。

“呼呼,天啊,跑太快了有点累。公交车站应该到了。”

思思一抬头,却发现平日小跑10分钟就能看到的车站此时此刻却不见了踪影,映入眼前的还是那棵大树还有熟悉的路口!

“这,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惊慌失措地看着周围一成不变的环境,内心的慌乱越来越多。接着思思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朋友求救,却发现手机的讯号为0。可是怎么可能呢,明明刚刚还能用的手机。她试着关机,再重启,但是还是没有用。正当思思低头一直尝试着重启自己的手机看是否可以连通时,突然一个声音从树那边传过来。

“dong!”。

“谁?”思思如惊弓之鸟一般,眼睛抬头,惊恐地寻找着声源。

“dong!”又是一声。

思思这下子确定了,刚刚的声音是从树上传下来的!

她望着发出奇怪的声音的树,恐惧逐渐加深。

她慢慢靠近大树,然后视线上移,先看到一双鞋子,鞋子有点熟悉。接着是一双腿,腿上有许多血痕!然后是整个身体,接着是一张脸!思思大吃一惊,赫然一看,那张脸她记得很清楚的,是之前死去的司机,她之前在后座有一直观察他的证件照。

“啊!!!你不要过来!”思思大喊一声,捂住自己的双眼,原来她是被鬼遮眼了,怪不得走不出去!

大叔从树上飘落下来,满身是血的站在思思面前,然后让她张开眼睛,自己就一直指着树底下没有说话。

“不要不要。”思思拒绝睁开双眼,她惊恐地往回跑,一直没有回头。

但是无论她怎么跑,她都没办法离开出事的路口,也一直能看到那棵大树和站在树下的司机大叔。他一动不动地,用手指一直指着树底下。

大概跑了有10多分钟,思思放弃了,她的体力不允许她再继续下去,不然真的会晕掉。死就死吧,不想跑了。思思瘫坐着,一屁股坐在马路旁,抬头看着那个大叔,大叔却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走过来或者靠近她,只是,他一直用手指着同一个地方。

思思心想,他是要自己帮忙做什么事情嘛?那里有什么东西?

她走进那棵大树,开始环绕四周,除了一些杂草还有从树上掉落的枯叶意外,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然后是检查司机大叔的指着的位置,就是这里!

她开始拨开草地上的泥巴,还有一些杂草,接着,便发现了一条白色的项链。思思从包包里面拿出纸巾,用纸巾擦干净泥土才发现,项链上有大叔和他的老婆儿子的合照。思思抬头,看着满身是血的司机大叔,本来指着地下的手指慢慢地放下,然后他慢慢地倒退,最后回到了树上,然后,消失不见了。

接着,思思便看到周围的景色开始慢慢变化,原本的十字路口变成了普通的小街道,一旁的大树变成了熟悉的公交车站,周围还有人在等车。

思思手里握着项链,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拨通了大叔老婆的电话,然后见面把项链还给了她。从那以后,思思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大叔,至于那棵树,竟奇怪的越发茂盛,就算是台风天也还是好好地伫立在一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