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富士山下的记忆 > 详细内容

富士山下的记忆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一,

乔苒第一次见到雪是在一月末的日本东京。雪花结成簇像中国常见的大朵白色柔软棉花纷纷扬扬的飘落,视线所及之处连成白茫茫的一片。路旁栽种的树只剩下灰褐色光秃秃的枝干,如果不是房东希子说那是樱花树,乔苒根本无法把它们与美丽的樱花联系在一起。

希子还说,今年的初雪下得晚了些也更大了。乔苒伸出手,一小团雪花落在她的毛绒手套上,分明是冰冷的雪看起来却有着温暖的感觉。希子告诉乔苒,像这样聚成团的雪花叫“雪糖”,吃掉雪糖后可以许愿。乔苒把手心翻向下,那一小团雪花跟随着风一路舞蹈着落到地上与它的白色同伴们融为一体。

希子诧异的问:“为什么不许愿呢?”乔苒无力的笑笑,说:“雪糖太冷了。”希子见状急忙拉着她回到来着暖气的屋子里。

乔苒的体温随着室温上升,眼角处凝结的液体慢慢变得温暖。为什么不许愿呢?乔苒也问自己。

决定离开榕城来到日本时就已经不相信这些,类似童话的东西了吧。

二,

乔苒家在榕城市的一个附属县里。榕城是中国第一批对外开放的城市其中一个,小县城经济也是蓬勃发展。父母东西奔走的忙于生意,乔苒长到十六岁有小半时间是跟着邻居林家度过的。父母回榕城都会给林家送礼,感谢他们照顾乔苒。对于这件事情乔苒没有意见,直到她发现父母送给林树的巧克力出现在班花南音手里。

林树是邻居家的孩子,比乔苒大三个月。林树应该是“别人家的孩子”,成绩优异深受老师喜爱。但乔苒并不讨厌林树,一是父母没时间拿她和林树比较,而是林树长得很好看。林树好看到什么程度呢?连传闻中冷若冰霜的班花南音都会对着林树微笑,于是送给林树的巧克力出现在南音的书桌里也不奇怪。

放学时乔苒和林树一起回家,在路口下车后短短的一截路乔苒低着头不说话,林树问:“你怎么了?”乔苒隐藏的情绪在听到这句轻飘飘的话后爆发,她抬起头反问:“你是不是喜欢南音?”林树愣住了,也许是因为问题太直白,也许是因为乔苒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林树没有回答,乔苒对答案比谁都心知肚明。那盒巧克力原本是她喜欢的,想到林树没有吃过这个牌子的巧克力,硬是忍痛割爱从牙缝里掏出来送他,不料想林树转手把巧克力送给了南音。乔苒用衣袖擦干眼泪,迈开步子跑回了家。

林树还楞在原地,乔苒的身影越来越远。

把巧克力送给南音,只是因为他不喜欢吃巧克力。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没有几个可以拒绝漂亮的女生。

并且那是乔苒不要的东西。林树莫名有些烦躁。

三,

林树喜欢南音这样的话在班里传开了,乔苒捂住耳朵想阻止课间叽叽喳喳关于林树和南音的讨论进入脑子。同桌男生捅捅乔苒,问:“你怎么了?”又是这个问题,乔苒脾气突然的上头了,大吼:“要你管。”全班同学都看了过来,同桌无辜的撇嘴。林树站在南音旁边,他原本是给南音讲数学题,思路被乔苒的怒吼打断讲不下去。他回到座位,日历又可以更新一页,他和乔苒的僵持了三个月。

学校很小,班里的同学更是知根知底,乔苒与林树青梅竹马不是秘密。此时杀出的南音就像铅块,天平两头的乔苒和林树维持不了平衡。压力巨大的高三没有多余时间消遣,过多的压力只好通过课间十分钟的八卦来排解。脸上扬着笑的少男少女们并不知道,他们每多说一句话,乔苒心里就被一根尖利的针狠狠地刺一下。

乔苒在第一次模拟考后打算跟林树和好,她隐隐感觉到一向纵容她的林树这次不会先服软。乔苒拿了父母最近给她邮寄的零食跑到林树家敲门,开门的果然是林树。

“什么事?”林树的面色严肃。

乔苒把零食塞给林树,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如往常的笑着说:“我妈刚给我寄的零食,给你一份。”林树没有接零食,乔苒以为他还不好意思,强行又把零食推过去,膨化食品的包装袋在推搡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都说了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也不喜欢南音,”林树大声说,他用力把南音推出门外,夹在两人中间的零食撒了一地。南音呆呆的看着林树,看着林树把门关上。过了一会,她才想起蹲下捡起零食,眼泪一滴滴的落在地板上,打到塑料包装袋上,溅起微弱的声响。

林树就躲在门内,他的拳头纂得紧紧的。他害怕一松手就控制不住的打开门拥抱乔苒,更害怕被乔苒知道他家里的情况。

客厅里很空,家具都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很久没有拖的地板脏兮兮的。

林家卷入了一场官司,不得已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即使是这样,官司不一定能赢。

林树不喜欢乔苒总把属于她的东西施舍的扔给他。接过乔苒的东西,他跟乔苒的差距就更明显。横在他们中间的,不是南音,是林树那颗脆弱的自尊心。

林家出事后,林树发现他连说“喜欢”的资格都没有。林家只剩下一套空空的房子了,他没有办法让乔苒过着无忧的生活。

年少的爱情来得总是不合时宜。

四,

乔苒参加完高考就离开了榕城,日本留学的手续早已经托人办好。毕业晚会乔苒没有参加,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乔苒呢?”班主任才吐露真相:“大概已经在飞往日本的飞机上了。”

后来,同学们都说林树听到乔苒去日本的消息疯了一般拔腿就跑,南音拿着包追林树。班主任悠悠的感叹:人怎么追得上飞机呢?

林树不可能追到乔苒,因为乔苒改签了第二天的航班。乔苒在毕业晚会快结束时去林树家找他,敲门没有人理会。乔苒转身,刚想离开就看到气喘吁吁的林树背着满脸通红的南音缓缓走来。乔苒趁林树没有看到她跑走了。

乔苒并不知道林树以为她已经飞到了日本,也不知道南音在追林树的路上摔伤了脚。她只以为林树和南音终成眷属。

乔苒到日本半年了,她只和国内的父母保持联系。房东希子是个善良的年轻姑娘,多次问她一个人在日本生活有没有问题?乔苒每次都笑着说,没问题。

她经历过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异国陌生的环境和寒冷的天气,而是那一晚陪伴了她十八年,从她懵懂知晓男女爱情开始就喜欢着的男生背上趴着别的姑娘。

乔苒坐在东京到京都的新干线线上望着窗外,高大的富士山露出白色的巨大的顶峰。她突然的想起了一张脸,想起了那张脸的主人曾经拉着她说:“以后我带你去看富士山。”

最后只有乔苒一个人在富士山下飘飞的大雪里泪如雨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