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网瘾 > 详细内容

网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他的遗像就在灵堂的正中央,黑白色,白色的蜡烛上跳动的火苗发出噼啪的响声。他的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但她是个恶毒的女人。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天在网吧,她那狰狞的面孔,她野蛮地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从我的身边拖走,鼠标线几乎都被扯断。

“玩电脑游戏有什么出息!这里都是些社会的渣滓!”

网吧里有几个男生纷纷站了起来,却被她带来的那个壮汉施加了暴行。

“救我!”

我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汗水打湿了我的整个后背,他在地上挣扎着,扭曲着,抓住我的脚,抬着头看着我,流下了两行血泪,嘴里用嘶哑的声音喊着“救我”,我握住鼠标的手颤抖不已,我想逃走,但我根本无力站起,他母亲带来的那个壮汉,就在我的面前,殴打着别人。

我打开了台灯,微弱的光芒无法驱散房间里的阴暗,似乎总有东西潜伏在房间四角的影音中,监视着我。我颤抖着掩面哭泣,壮汉的暴行,女人的狰狞,远胜过学校中的一切。

“为什么我一定要和你一起去网吧,家里又不是没电脑。”我疑惑地看着他。

“我是在拯救你,像你这样的优等生,怎么可能有真正愉快的学生时代。”

“中单solo,三杀两塔。”

“其实,其实。。我是想和你这样的,漂亮女生一起玩游戏”

我瞟眼看了一下他,原本就不英俊的面庞涨得通红。

从未如此紧张,仅仅是一次叫不上名字的测试,同学们的声音在周围都已经变得恍惚,汗水已经打湿了拽在手心的纸巾。我的父亲好像已经发现了我在玩电脑游戏,我明明已经将它藏在了相当隐秘的地方。

周围安静了下来,老师第一个念到了我的名字,我还是第一名,悬着的心才总算落了下来。自从某个恶魔教授大肆宣扬着他有办法治疗网瘾的时候,恐惧就已经席卷了整个学校,现在,噩梦已经悄然地来到了我的身边。

那些被称之为有网瘾的同学们,他们被链子栓在墙上禁锢起来,整天发出刺耳的叫喊。他们被灌药,被殴打,我听说那些医生还奉行着数年前就被禁止的野蛮仪式,在头骨上钻孔来释放压力,用电击来使狂躁的“病人”变得神志不清。

当我推开门的时候,成绩单从我的手中滑落到了地上,他的母亲就在我的家中,和我的母亲讲述着治疗网瘾的事情,她的双眼中闪烁这狂热。

那时,她的儿子已经结束了第一个疗程,他不再与任何人交流,他也不再有朋友,即使见到了我,也如同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他现在只是在大人们询问的时候,说出他们想听的话。

“还在玩电脑!”父亲一把抓住我的头发,一巴掌甩在了我的脸上,脸上火辣辣的,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眼前的这个男人,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我的父亲,那样的陌生,他愤怒地拔掉了电脑的插头,随着电流的“吱”声,我的学习资料消失在了电脑漆黑的显示器中。

我拼命地奔跑着,他就在我前方,无论我如何努力,我都无法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他就站在马路的中央,他扭头朝我微笑,一辆卡车疾驰而过,鲜血洒在了我的脸上,模糊了我的视野。

听人说,他是出车祸死的。早晨的凉风抚摸着我的头发,凉意从发梢渗透到骨头。灰色的天空,压抑的云层,无边无际。房间里的电脑已经被砸烂,我没办法再使用他做任何事情,包括学习。

热爱足球的人被砍去了双腿,热爱歌唱的人被夺去了喉咙。我背起沉重的书包独自走在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小心,谨慎。仿佛身后总被人监视着,他们像螃蟹一样四处逃串,躲在大楼之间的阴影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