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逝友 > 详细内容

逝友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孙佳今天刚到校,国庆虽然放了七天,但是7号回校的票已经抢不到了,只能提前一天回校,一到寝室把行李整理放好,才发现寝室空荡荡安静的出奇,寝室其他三位小伙伴是本地的,大家都住家里,所以今晚只有自己一个人住了。

玩了一会手机不知不觉天就已经暗了下来,赶了一天的车,孙佳感觉有些疲惫,打算洗个澡准备休息,洗到一半突然发现今晚浴室的灯很昏暗。孙佳的学校算是本省比较有的大学,所以学校对学生宿舍的装修也是有所讲究的,浴室的灯是那种大灯罩式的。

她感觉灯罩里面的小灯笼罩着一大片阴影,混合着朦胧的水汽,仿佛里面积满了灰尘,心想等明天另外三个室友回来一定好好打扫下寝室,好不容易洗漱完,躺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朦朦胧胧间,感觉一丝凉风拂过,她伸手扯了扯被子,一丝凉意从她指缝间溜过,睡意朦胧间她想到了细细长长的头发,因为只有头发才有这种触感,头发?

瞬间惊醒,睁眼的一瞬间她瞳孔猛的放大,那冰冰凉凉带着丝滑的触感根本就像一缕缕头发啊!

就在她聚焦视力的同时,耳边飘来阵阵冷气,她惊恐的把头缓慢向床边转去,透过窗外的路灯,一张熟悉的脸映在眼前,陆瑶!她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一巴掌拍在离陆瑶最近的床杆上.低头斜视着陆瑶,

“陆瑶,你吓死我了,怎么这么晚还来学校?不是说明天过来吗?”但她忘了一件事,她住的是上床,很高,陆瑶是怎么和她得床齐平的呢。

她看着暗暗的房间只有微微烛光。陆瑶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举起手中的蜡烛,"我刚来就开灯了,但是好像灯管坏了。"说完慢悠悠把手中的蜡烛放在孙佳床下的桌上,孙佳也知道她们这个学校什么都好,就是宿舍经常断电,所以寝室里面常备着蜡烛,她现在已经被完全吓醒了,已无睡意,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12点了,便起身又问道:“诶!陆瑶,我说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来学校啊?”

“我和男朋友吵架了,睡不着,想着你在学校我就直接来了,也顺便过来陪陪你。”陆瑶男朋友是校外人,听说整天和外面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脾气暴躁,他们两个在一起后经常吵架,孙佳已经见怪不怪了。陆瑶看着她声音轻飘飘的

"佳佳,我今晚可以和你睡吗?“

孙佳知道她心情不好,反正以前也经常在一起睡,便点头答应了,陆瑶吹灭了蜡烛,轻轻的来到她床上躺下,孙佳觉得她太瘦了,躺在她床上一点都感觉不到床下压的重力。

第二天一早孙佳平静的拿起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不到三十分钟,警察就到了,经过孙佳的指引,警察在浴室的灯罩里找到了陆瑶的头颅,被陆瑶的长发包裹着的头颅,看不到脸,经过七天的时间,已经微微腐烂了,发着阵阵恶臭。

最终陆瑶男朋友承认了自己因为口角和陆瑶发生了肢体冲突,不想自己的过失导致陆瑶死亡,他把陆瑶的尸体放进她的行李箱,因为行李箱太小他只好把陆瑶的头割了下来找了最不易引人发觉的地方存放,最后警察在一个废弃的河道中打捞上来一只小行李箱,里面正是陆瑶瘦瘦小小的尸体,只是少了头颅。

事情渐渐的都处理完了,而杀害陆瑶的那个男人也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孙佳站在陆瑶的墓前,那晚......

陆瑶躺在她旁边,她感受到一股冷意,便拿被子替她盖上,这一碰像是摸到一块冻结的冰块,她吓了一跳,南方在这十月份的天气,温度都还没转换至秋天,连她都还在穿夏装怎么会这么冷,她还没来得及问,陆瑶便先开口了:“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在这闷热的天气我身子怎么会这么凉。“

在这安静的寝室里,孙佳只听到了自己有些紊乱的呼吸声,她一个激灵,像是被人浇灌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整个身子僵硬的贴在墙上,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空气中只有陆瑶不带温度的轻语。

“佳佳,你别怕,你应该也猜到了,我已经死了,只是我不甘心,那个混蛋他骗了我,他已经结婚了,直到前天我才无意发现,我提分手他不同意,一气之下我和他便打了起来,他却狠心的杀害了我。”孙佳安静得听着她讲述那个悲惨的夜晚。以及那个男人杀害陆瑶的经过和藏尸的地点。

陆瑶因为是惨死在这间宿舍,所以她不能离开,那个男人中途也回来过,也许是想拿走藏在浴室的头颅,结果被陆瑶的魂魄吓了回去,听完陆瑶的讲述,孙佳早已泪流满面,天已经微微泛白。

”今天就是我的头七,我马上就要消失了,我要让那个男人得到他的惩罚,佳佳,你帮帮我。“她得声音带着一丝无助和祈求,不一会她便消失了,寝室里只有孙佳微微抽噎的声音。

过了半晌,孙佳才抬手擦掉脸上的泪,她嘴角带着一丝得逞的笑意,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切的因果都是因他而起,那个从高中就已经和她恋爱的男人,徐枫。

她高二就已经和徐枫在一起了,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小混混,长得一脸痞气,大概是许多小女生喜欢的类型吧,她主动追的他,很快他们便开始在一起了,两人磕磕绊绊直到孙佳考入大学,徐枫是送她来学校的,刚开始两人还偶尔约个会,但没多久,徐枫就慢慢冷暴力,最后再她一再纠缠之下,才得知原来他每次来学校只是为了看陆瑶,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难怪每次寝室聚餐,她叫他出来,他就推脱,是怕自己一只脚踏两条船被戳穿啊。

已经结婚是她精心策划散播信息故意让陆瑶误会的,原本只是想让他们这个国庆过得不那么愉快,却没想到那天徐枫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说他把陆瑶杀了,并且她的魂魄还滞留在寝室里,她也很震惊,刚想报警,便想到寝室有自己策划陆瑶误会的信纸,如果警察发现,那么自己也算是杀害陆瑶的帮凶,而徐枫也在威胁她如果不去帮他拿陆瑶的头颅,就来她家伤害她的家人,孙佳只好暂时安抚他说自己只买了提前一天的回校票,其他票早已经卖光了。

在这件事情上陆瑶完全不知情,更不知道她是徐枫的前女友。

她一来学校便镇定心神,若无其事的做自己的事,为了不引陆瑶怀疑,连澡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就是等着陆瑶的魂魄出现,陆瑶消失的那一刻她如释重负,慢慢地把那封信纸捻在手上,看它一点点烧成灰烬,然后带着秘密被水一起冲走。

微风轻轻吹过,吹起了墓碑前烧过得纸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