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鬼遮眼迷途 > 详细内容

鬼遮眼迷途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9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今天说的这个事,是我自己经历的,当时真是将我吓的半死,我叫春梦,回想一下还真是感觉做了一个梦一般。

周六的一天,是我最喜欢的一天,那样早上就可以不用起的那么早了,睡懒觉的感觉真是身心舒畅啊!

春梦还在蒙着头睡觉呢,电话的铃声在她的耳边响个不停,周董那吐不清楚的字眼一直在咬着她的耳朵,让人真想将他的嘴巴给封起来。

春梦胡乱的摸着枕头底下,终于在寻找了n遍后,才从周董的歌声里找到了它的踪影,原来是掉到了床底下。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功夫,终于将手机捞到了手里。

春梦睁开迷蒙的睡眼,看也没看,朝着电话那边就吼了一声。

“你他娘的,有什么事快说,没事别打扰我”我气急败坏的大吼着。

“你是谁她娘呢?啊!你个死妮子,你还真敢说啊!你还不起是吧?看我怎么…… ……”直接省略一万字。

春梦一听电话那边的声音,就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

自己怎么就没有睁开眼睛看清楚了再说话呢?这不就戳了马蜂窝了,自己就洗好了脖子等着被‘斩杀’吧,为自己默哀十秒钟。

回想一下,刚刚电话那边好像还说了什么,是什么来?

“啊!”自己还没有起来,那个人好像还说自己在不起来,就给自己好看来,自己怎么就该死的没听到呢?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春梦迅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跑进洗手间只用了五分钟就将自己收拾干净了。

当她穿戴整齐的时候,就听见走廊里“吧嗒、吧嗒”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每听见一声,春梦的小心脏就跟着“咚”的一声。

春梦见到她就跟猫咪见到了老鼠似的,乖顺的很。

门猛然被推开,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春梦立马狗腿的跑上前去,各种的献媚跟讨好。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请您老人家就高抬贵手,饶了小的这一回吧”春梦小心翼翼的低着头,像是等着被审判的犯人。

原来电话里的人,是她的妈妈,难怪她那么怕她,妈妈在家里的地位岂是她可以撼动的?

她就是家里的老佛爷。

妈妈看在春梦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就保留了态度。

春梦看着妈妈没有发落自己,看来自己认错还行。

她还在暗自得意,头上就被拍了一巴掌。

“咱们不是说好的去超市?”

“嗯嗯,是的,很晚了,走吧,走吧。”

说着,就拉着妈妈出发了,她们一人骑着一辆车,为了可以更多的拿东西。

妈妈在前面走着,春梦边走边左右的看着,感觉春风吹拂在脸上,让她感叹看来自己真是好久都没有出来了,连春天来了都还不知道。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妈妈就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前面。

春梦喊着“妈妈”,四处的找着,明明就在自己前面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一股阴风刮了过来,将春梦完完整整的包裹在里面,让她全身仿佛置身在了冰天雪地里,冷的她全身都在战栗。

刚刚明明还是春风拂面,怎么一会的功夫就又回到了冬天呢?天上的太阳也已经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这都是什么天气啊?

春梦因为前面的路都看不清楚了,就下了车,推着车子边走边四处看着。

这条路自己又不是没有走过,怎么现在都不一样了,还有些黑咕隆咚的。

就在往前走的时候,春梦吓得连忙倒退了数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试图再站起来,可她又坐在了地上,她两条腿都在颤抖着,没有了一丝力气。

只见黑色的雾气越聚越浓,在黑色的雾气里一道白影若隐若现,最终形成了一道人形,飘忽着向着春梦飘来。

等他来到近前,春梦才看清楚他的面容,可却让他恶心的想吐。

他的左边的面容都已经面目全非了,脸皮被揭了下来,露出里面的森森白骨,如果不是有衣服遮掩着,就像是一副行走的骨架,眼眶里的眼球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可那个眼眶里却不是空的,有东西一直在蠕动。

当他来到近前的时候,眼眶里的东西“啪嗒”一声就掉在了春梦的脸上,当她从脸上拿在手里的时候,一看之后,春梦“啊~啊~”的大叫着将手里的东西仍了出去。

原来是一团蛆虫掉在了她的脸上,拿在手里还都在蠕动着,它们的个头都快有蚕蛹那么大,透过它们透明的皮,都能看到肚子里还有没消化掉的小骨头。

这让春梦的头皮都绷紧着,身体也在发抖,连嘴唇都在哆嗦,上下的牙齿都在打架,双腿更是抖的成了筛子。

白影将头慢慢的低了下来,他凑近春梦,用他那没有鼻梁的鼻子,使劲的嗅了嗅,然后伸出了长长的舌头,舔了一下春梦的脸颊,春梦闻着他口里的恶臭,差点连她那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

白影抿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感觉像是在回味,好像找到了可口的食物,连他身边的黑色雾气都更加浓烈了,可见他的心情很好。

就在他张开他的血盆大口准备将春梦吃掉的时候,春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爬起来就向着反方向跑去。

眼看就要被白影抓到的时候,春梦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她的妈妈正好返回来找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进来到浓雾里的时候,她正好看到了这一暮。

她从怀里拿出了一件东西,向着白影仍了过去,当东西砸重白影的时候,他“啊”的一声惨叫,迅速的消失在了他们面前。

随着白影的消失,周围的黑气也都慢慢的消散了,天又恢复了清明。

春梦等了许久都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她小心的睁开眼。

只看到妈妈现在自己的面前,而那个黑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春梦迅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从来没有觉得看着妈妈原来是那么幸福的一件事。

她抱着妈妈的脖子,不愿意撒手,身体还没有一丝的力气,整个身体都挂在妈妈的身上。

这一次,妈妈没有忍心的挥开她的手,伸出手来回抱着她,春梦觉得好像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候,这个怀抱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让人留恋。

春梦事后好几次问她妈妈,后来那白影是怎么消失的,妈妈都会含糊其辞,顾左右而言他。

后来,春梦也就不再追问了,因为问也是白问,春梦真的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春梦’一样。

很多年过去了,春梦在收拾妈妈的遗物的时候,看到了许多古怪的东西,她从来没

有见过妈妈用过,那是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道士的随身之物。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