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爸爸妈妈,说好结婚就要我的 > 详细内容

爸爸妈妈,说好结婚就要我的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軍,我怀孕了。”

“你自己解决。”

一把钞票丢在了月的脸上……

……

“小姐,确定打掉孩子吗?有可能对于您以后的生育问题造成影响。”护士在旁边劝着,现在有的人想怀孕都是个难事,而现在怀孕的年轻女孩却都想打掉。

“我确定,怀孕嘛,以后可以的,我还很年轻,丈夫没时间的。”月微笑着答道,自己未婚先孕,也不好告诉别人,所谓家丑不可外扬。

“那好吧,小姐。”

……

“嘟嘟!!!”

月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被喇叭声叫了下来。

“会不会看路?”车主喊了一声就开走了车,只剩下还没缓过劲的月。

……

“小姐,确定打掉孩子吗?有可能对于您以后的生育问题造成影响。”这句话一遍遍的回荡在月的脑海里,跟軍虽然保持着交往,但是孩子这件事情还是令月久久不能释怀。

“亲爱的,还在为今早的事烦心吗?”軍从背后抱住月。

感情打掉孩子不是你,早上还在翻脸,晚上转脸柔情?

“我没事……啊,肚子疼,我去下洗手间。”月刚握住軍的手,却又匆匆忙忙的奔向了洗手间。

月一头汗水的脱了裤子坐在了马桶上,脸都憋红了,看样子是很痛。

“嘤嘤嘤……嘤嘤嘤……”忽然一阵阵婴儿的哭声传来,月崩溃了,冤有头债有主,早知道如此,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月此时说不了话,也动不了身子,而且眼睛也闭得紧紧的,就这样坐在马桶上活像个雕像一样。

“妈妈,我好爱你啊,呵呵……”一声声如梦魇的声音唤着,叫着。

“啊!”月终于说出了一声话语!只不过被吓到的喊了出来而已。

月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周围,简直不可思议!

漆黑的手术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躺在手术床上,就连护士和医生都不存在,只有自己。

而月穿着动手术的衣服,满头大汗,一口口的深呼吸着,恐怕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结束。

手术床上的灯光摇曳着,忽闪忽闪,忽亮忽灭,就像是鬼屋一样吓人。

而偏偏就在这时,月再一次不能动了。只不过,与上次不同,月可以轻微的动手和转动头脑,也可以轻微的发出声音。

“軍……軍……救我……”月绝望的喊着,这空洞的声音在这里一遍遍的荡着回音,明明房间不大,可是月的声音像是有魔法一样回荡着一遍又一遍。

“妈妈,让我活下去好吗?”婴儿的声音出现了,截止了月声音的回荡……

只不过,这声音在月的肚子里传出!

“啊——”月的手不安的抓紧了手术床,开始一阵阵的喊疼。

月的肚子开始一点点大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到月可以发现自己跟怀孕10月的产妇差不多了。

忽然一双小手在月的下体伸出,婴儿的笑声也随之响起。月不停的叫着,不停地喊着,乞求軍会来救自己……

可能吗?

“啊!——不……不要……不……不要!”月拼命的摇着头,希望这个孩子放过自己

“砰!”一声巨响忽然响起,原来是孩子自己爬了出来,让月的下身大出血,并且让肉直接撕裂开了。

“求……求……求求你……放过……我吧。”月几乎接近了死亡的边缘,没打麻药的情况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是不是活不久了?

“嘤嘤嘤……”

婴儿对月的话置之不理,小手拽着月的大腿,然后到衣服,一步步爬着……

婴儿稚嫩的小手摸到了月的脸庞,然后摸了摸魔性的笑了起来,又一步步接着爬。

月在这时看清了婴儿的面孔,翻了白眼的眼睛,全身青紫色,真是体无完肤,牙齿仿佛僵尸的獠牙一般无比尖锐,他的大脑甚至还在流血。

“妈妈,亲亲……”婴儿张开嘴就要亲到月了……

“滚那!”月不知哪来的力气,伸手将婴儿打开了。

“咚!”月从手术床上翻滚下来,她因为下体的疼痛寸步难行,只能一步步如虫蚁般在地上爬着。

月看见了房间的大门,她一步步用手的力量爬着,即使速度很慢,即使自己没力气了,即使……婴儿在她身后站了起来……

“呜呜呜……”

月一边哭且流着泪一边爬向大门,泪水和汗水紧紧在月的脸上交织在一起,终于爬到了。

月的嘴角有了希望的感觉,不由自主弯了起来。然后扶着墙壁慢慢站起来,也不知为何,婴儿没了动静。

“嘎吱……”月慢慢的打开大门,欣喜还未结束,抬头便看见了张着嘴露出獠牙的婴儿。

“啊!——”

……

“喂,还没好吗?不会是在洗澡吧?我可要进去了呦!”軍在门口挫着手掌色眯眯的说着,还不忘吞咽口水。

“嘎吱……”軍推开门色眯眯的看着月。

莲蓬头在上面喷着水,而月歪着头赤裸着身体站在下面,不言不语,背对着軍。

軍一下子冲过去抱住了月,嘴中喃喃自语着。

軍不停吻着月的脖颈,令軍奇怪的是,为什么月没有半点反应?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軍问,月并未回答。

“不说话,我可就把你转过来了。”軍说道,月依然沉默不语。

軍没办法,把月转了过来。

“啊!”軍忽然叫道,随着軍的叫声响起,莲蓬头喷洒着血水,而大门也自己锁了起来。

原来月的脸上只剩下了骨架,还有坠落的神经,并无他物!

“爸爸……嘤嘤嘤……”又是婴儿的哭声。

軍缓缓向后看去,軍的眼对上了婴儿的白眼……

……

“軍,我怀孕了。”

“你自己解决。”

“就不能把孩子留下来吗?”

“如果我们结婚了,这孩子我还能接受,可是我们没结婚,只是恋人,孩子你赶紧打掉吧。”

……

昏暗的光忽闪忽闪的……

一个下体流着血,没了气息,脸上只剩下骨架和神经的女孩子穿着婚纱,婚纱像白色又像红色。而她的身后一个穿着革履西装的男子抱着她的腰微笑着……

“爸爸妈妈,说好结婚就要我的……嘤嘤嘤……嘤嘤嘤……”

(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