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厄运缠身 > 详细内容

厄运缠身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陈旭东不爽的把文件砸到了墙上:“十万你都能看成一百万,你眼睛长背上了,你让我怎么和合作公司交代。公司要怎么负责这笔钱?”

财务部组长低着头不敢吭声,陈旭东火冒三丈:“你不说话就可以解决事情,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你可以给我一个解释,这件事情就暂时压下去,如果让我知道你要是有什么目的,那么法庭上见。”

组长捡起文件始终不敢抬头,陈旭东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好了,你可以下班了。”

组长愧疚的背影,陈旭东用手揉着太阳穴。

陈旭东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车子今天抛锚了,这时间点刚好还有一班末班车。

陈旭东看着空无一人的站点:“现在9点虽然不早,但是也不至于那么晚啊,一个人也没有。”

陈旭东突然冷了起来:“神经病,大夏天怎么这么冷,妈的,真邪门了。”

前面有车灯亮,陈旭东看了过去,车来了。这班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却迟迟不开门。

陈旭东疑惑的敲了敲门:“大叔,我要上车啊。”

大叔面无表情的转过头,让陈旭东吓了一跳:“车满了。”

陈旭东愣了一下,看了看车内,空空如也:“哈?大叔你开玩笑吧,哪里有人!”

大叔回头指着后面:“你仔细看。”

陈旭东再往车里看,空荡荡的车里顿时堆满了人。他们的表情诡异的让人慎得慌,个个苍白的脸,陈旭东感觉不对劲了。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老伯,一头白发,皱巴巴的皮肤,没有一点的血色:“年轻人,你挡住我了,让开一下。”

陈旭东已经僵住了,大叔发动了车子:“小伙子,你还年轻别急着上这车。”

嘟嘟嘟喇叭响了,陈旭东回过神来,出租车司机凶神恶煞:“喂,我喇叭响半天了,你长耳朵了没有,你让开一下会死啊。”

陈旭东傻愣愣的退了几步,回过神哪里有什么末班公车了,陈旭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司机看他脸色难看:“你要坐车?今天七月七,大晚上不回家容易见鬼。”

陈旭东起身打开车门,擦了一把汗:“我看。。。我刚才就撞鬼车了。”

司机感觉有生意了递了张名片:“我哥是个算命先生,最近你要是有空可以算一卦。”

陈旭东把名片放进口袋里:“谢了,去东街29号。”

陈旭东心情是没办法平复,到现在脚还颤抖不停。

司机安抚了几句:“兄弟,我看你说的是灵车,那车都接要走的人,没让你上车,我看估计你寿命还长着。。。不过最好你还是去算算运势。。”

陈旭东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陈旭东闭着眼睛靠着,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陈旭东下了车,回到家里。陈美琳走到了客厅看到脸色铁青的陈旭东不禁有些担心:“旭东,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陈旭东靠在沙发上:“姐,我看到灵车,好在那车没让我上。”

陈美琳递了一杯水:“明天我去寺庙给你求个符,压压惊。”

第二天,陈旭东也不敢在坐什么车,开着自己的跑车就去上班了,穿梭在马路上。

一切都平静的如往常一样,陈旭东到是松了一口气。刚到公司门口一个花瓶砸了下来,陈旭东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女职员立刻就跑了出来:“总裁。。。”

陈旭东被送进了医院,陈旭东醒来的时候头上包扎着纱布,陈美琳心疼的看着他:“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不严重啊。”

陈旭东回想着:“姐,我是被花盆砸到的?”

陈美琳点了点头:“是啊,送你来的女职员是这样说的。”

陈旭东咬了一下嘴巴:“可是我们公司没有花盆。。。”

陈美琳愣住了,急忙的从包包里拿出三角符:“我差点忘了,我一早就去给你求的,你一定要把它带在身上。”

陈旭东越想这两天太邪门,心脏不好的估计要都出问题。

夜里陈旭东起身上厕所,医院走廊的灯异常的亮,一个穿着病服的女人迎面而来。

陈旭东无意间看向她的脚,空空的只有长长的裤子在地上拖。

陈旭东立刻撇开,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女人停了下来:“请问这里是几楼啊。”

陈旭东摇了摇头:“不知道。”

陈旭东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糟了回答了。

女人抬起脸来,长发及腰,双眼无神,面色去白纸,眼眶一圈黑:“先生,能帮我找一下女儿?她明天就要动手术了,可是我找不到她。”

陈旭东看着她一脸可怜,鬼话不能听,陈旭东连厕所也不去了,拔腿就跑。

跑回来病房里,把被子蒙过头。


12下一页

耳边又传过来了那女鬼的声音:“先生。。求求你,我没有恶意,就是想陪在我女儿身边。”

陈旭东没有反应,女人发出了哭声:“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帮帮我,我找到女儿之后马上就走。”

陈旭东掀开被子:“你别靠我这么近。”

刷的一下女鬼到了角落,陈旭东感觉心脏都快受不了这惊吓:“你女儿叫什么?”

女人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我女儿,我不记得她叫什么,我只记得他15号要动手术。。。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陈旭东意外的感动了一下,这女儿在她心中很重要:“行,我会帮你找,但是找到之后不许缠着我。”

女人点了点头:“先生,最近你的阴气很重,容易招惹不好敢的事,你要小心。”

陈旭东感觉也不是所有的鬼都是坏的,女人消失在病房里,陈旭东浑身鸡皮疙都起来,适应不了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的方式,不管怎么说自己是正常人。

第二天,陈旭东就拿着那张照片在医院里询问:“小姐,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这个孩子?”

女护士摇了摇头:“你去儿童科找找吧。”

陈旭东看到一脸失望的女鬼:“没事,接着找。”

女护士看着自言自语的陈旭东,陈旭东抬起头笑了笑,别人看不到,把我当成神经病了等下。

女鬼拍了拍陈旭东的肩膀:“一会别坐电梯,那边有个老婆婆,想附你身。”

陈旭东半信半疑的。

陈旭东包扎着纱布都出跑,终于到了儿童科,一位医生出来,陈旭东拉住他:“这位医生请问你见过这孩子?”

医生拿着照片看了看:“哦,是美美,你是她什么人?”

陈旭东愣了愣看了看女鬼:“我是她妈妈的。。朋友。”

医生点了点头:“这孩子可怜,她妈妈为了救她车祸中死了,明天这孩子就要手术了。”

陈旭东看着女鬼哭着样子:“好了,快去看看美美。”

医生看着他,陈旭东拍了拍自己的脸,唉,又忘了我在和鬼说话,别人看不见。

医生那看怪人一样的眼神,陈旭东硬着头皮:“谢谢医生。”

陈旭东松了口气回去,坐电梯,突然想起女鬼说的话,立刻跑出电梯但是晚了。

一老婆婆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一身黑衣服,白头发:“小伙子,我想借你身体,看看我家老头子。”

陈旭东摇头,老婆婆伸出手:“你借不借,不然我不客气。”

陈旭东摸索着口袋,姐给的三角符,陈旭东把它拿了出来,对着老婆婆。老婆婆一下退了几步。

陈旭东掉头就跑,姐真是谢谢你。

陈旭东回到病房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门上。女鬼突然出现把陈旭东吓的差点晕倒:“求你,别吓我,我心脏没毛病都吓出毛病了。”

女鬼鞠了一躬:“我是来谢谢你,话说你刚才。。。碰上那老婆婆了吧。那老婆婆怨气重,估计要缠上你没那么容易甩掉。。。最后好今晚之前出院。我欠你的人情还了。。。一切就看你的造化。”

陈旭东二话不说换好衣服就去办出院手续,什么药统统带回去了。

陈旭东回到家当天晚上,大门在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咚咚”陈美琳从猫眼看出去,没有人。

接着又传出“咚咚咚”的声音,陈美琳的脸色红到苍白,跑到了客厅:“旭东。”

陈旭东手里拿着十字架,八卦,佛珠:“那老婆婆来了,绝对不要开门。”

彻夜不眠,天快亮的时候门外没有声音了。

陈旭东提心吊胆的过这几天真的很累,拿出口袋里的名片打了电话。

陈旭东用水拍了拍自己的脸,看着领子脸色很差:“你好,你是高先生?我想找你算卦。”

陈旭东只能白天出门,到了目的地,看到一家算命馆,就进去了。

刚到门口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一下,陈旭东看到衣着整齐的男人:“你是高先生。”

高先生笑了笑:“这位先先生生气色不好,印堂发黑,最近可是遇到什么东西。”

陈旭东一脸激动:“是啊,不愧是算命的,最近我老碰见鬼,还被一个老婆婆缠住,两天睡不好觉了,晚上她都会来敲门。”

高先生拿了几张算卦的牌:“你在这里随便的抽一张给我。”

黑,红,紫,蓝,黄,陈旭东抽了一张紫色给了高先生:“暗,表示一些看不到的东西,正在接近你。不会少只会多,相当不好的是这张牌是倒着,这些东西不会要你命,但是会折磨你到疯。”

陈旭东听得冒冷汗:“那我该怎么办?”

高先生给了陈旭东一张纸:“去这座庙里找洪福主持,抄上七七四十九天的经书,不管是谁都不要见,要清楚所有的杂念,你就能度过这一劫,要是半途而废,没有人可以救你了。”

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陈旭东险些当了和尚,被陈美琳拽了回来:“算命的让你抄经书,没让你出家。”

(完)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