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四十四】波折再起 > 详细内容

【四十四】波折再起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院长慢慢的把头转了过来,一片血肉模糊,他的手上还攥着一颗眼珠,正努力的往自己空洞的眼眶里填着。不仅如此,他的手腕也在滴血,一颗手术刀被放在了桌子上,桌子上还躺着半截舌头。

伴随着莫雨涵的尖叫声,院长缓缓的站起了身来,表情似哭似笑,呜呜呀呀的叫着,踉踉跄跄的向我们走来。下一刻,我推开了门,拉着莫雨涵夺门而出。

院长死了,死于失血过多。莫雨涵的叫声成功的吸引了副院长和一大批护士的到来,大家手忙脚乱的将他抬到了医院的手术室内,然后无力的看着他痛苦的死去。我站在旁边看着他抽搐的身子,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人会是院长呢?这不应该啊!按照我的推断来看,杀死李晓的人就是院长,但是此刻我却眼睁睁的目睹了他的死亡。这两起案件,凶手会是同一个人吗?

想不通。我颇有些无奈的打量着周围,门外,一群精神病人看着我们高声呼喊着,有几个还扒下了自己的裤子扔向了空中,状若疯狂。一个个护士在努力把他们带回自己的房中,一时间鬼哭狼嚎。我看了眼乌云密布的天空,不由得叹了口气。

大雨就要来了,被冲刷而去的会是真相吗?亦或是,罪恶?

院长办公室里,我拿着那把手术刀,仔细的看着,上面的血迹依旧未干。身旁是脸色苍白的莫雨涵和副院长。这时,我放下了刀,转头看向了副院长,问道:“赵先生,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这个中年汉子满头大汗的狂点着头,看我的眼神无异于一个跌落在海的人看着一座孤岛。

“院长之前,是不是跟李晓有过什么过节?”赵院长苦笑着说道:“白警官,我是最近才进入这家医院的,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哦?刚来你就当上副院长了?你是在调侃我?”

看着我愤怒的眼神,赵院长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摆了摆手“白警官,你有所不知,我来这里完全是因为我舅舅的原因,他跟刚才被杀的正院长是拜把子兄弟,我也是脱了他的福才进来的。虽然说我到这里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我到现在连护士都还没认全呢,我哪里知道他俩之间以前有什么过节?”

我怀疑的看了他一眼,看他的样子确实不像是在说谎。“那你知不知道,这家医院以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

赵院长捂着脑袋想了好几分钟,忽然一拍大腿,脸色苍白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护士小刘曾经跟我说过这家医院里以前有一个精神病人跳楼自杀了,打那以后,院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失踪一个病人。

可我来了之后却没有发现这件事啊!警官,你说这个世界上会不会真的有鬼啊?草,赶明天我就把这份工作辞了,就算赚再多的钱,也比不上活着啊!”

听了这话,我嫌恶的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没啥事了,你快把你说的那个小刘护士找来,然后你就去干你想干的事吧!”赵院长应了一声,出去了。

我扭头看向了身旁的莫雨涵,小姑娘的脸直到现在还煞白煞白的,看来刚才被吓得不清。有些怜爱的捏了捏她的脸,我说道:“要不你就先回去吧!反正在这里也没什么事非得要你做。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

“不!我要在这里陪着你,敢吓到姑奶奶我,哼,等到我抓住了他,我一定要吐他一脸花露水!”莫雨涵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一脸的愤愤之情。我无奈的笑了笑,松开了自己手。

护士小刘跟这家医院的每一个护士一样,都长得虎背熊腰,看上去更像是打手而非护士。没办法,为了能够及时遏制住那些发狂的病人,苍劲空那样的女人在这里并不吃香。

一听见我要问她话,这个姑娘的脸上明显有些慌乱,一双手不住的扯着自己的衣摆。我对她笑了笑,问道:“刘小姐,你是不是跟院长说过这家医院闹鬼?”

小刘护士一听这话,先是回头怒视了眼院长,然后才转过身来,用生硬语音回答道:“是!可这我只是跟他说着玩的,怎么可能会是真的有鬼呢?你去别家的医院打听打听,哪家还没有点怪事谈资啊,这都是我们私下里闹着玩的,你不会真把它当真了吧?”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莫雨涵接着问道:“那么病人失踪的事情,也是假的喽?”小刘护士一愣,先是摇了摇头,又有些茫然的点了点头。我眉头一皱,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刘抬起了头看着我俩,说道:“医院里以前确实有人失踪了,不过大家当时说的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他们被鬼抓走了,另一个是.....”“是什么?”我急道。

小刘护士为难的看了我一眼,低声说道:“李晓,就是那个疯子,天天对着我们说那些病人是被院长杀死了,他还撺掇了另一个人跟他一起这么说,搞得我们很烦。后来院长就下令不让我们接触他们两个了,他们俩的饭每天都是单独派人送去的。”

“两个人?你是说当初除了李晓外,还有一个人也说院长杀人了?那么另一个人是谁?”“他啊,你们当初也见过,就是那个刘海峰,天天没事就爱装B的那一个。”

听了这句话,我跟莫雨涵面面相觑。

刘海峰病房内。我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脸的不可置信。即便刚刚闹得这么厉害,这个年轻人竟然依旧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自己的一本书。看到我们两个进来,他放下了手中的书,缓缓的坐起了身子。

我看着他的眼,那双眼就像是黑暗中的星空,深邃而平静。

我问道:“刘海峰,你跟李晓是什么关系?”

他挠了挠脑袋,笑着问我:“什么什么关系?我以前经常跟他在一起玩,就这么简单啊。”

我皱了皱眉头,看着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由得一阵恼怒:“好了,不要闹了,我知道你们两个之前可能受过不公正的待遇,不过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你是不是知道院长的什么秘密?昨天你刚让我小心院长,今天他就死了,再怎么说这也太巧合一点了吧?”

刘海峰沉默着看了我俩一会,忽然开口笑道:“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还是去问其他人吧!我只是一个精神病人而已,精神病人说的话,能信吗?”说罢他便径直的躺在了床上,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肯起来了。

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后,我跟莫雨涵准备离开,与其在这里跟他耗着,还真不如去查一下没有没目击者。然而,在我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一只带血的拖鞋。

那只拖鞋静静的躺在床底阴暗的角落中,一股阴森的感觉油然而生。我震惊的把目光移向了躺在床上的刘海峰,心中满是疑问:

凶手,竟然是他?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