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十五】百年孤独 > 详细内容

【十五】百年孤独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比死亡更难以忍受的是什么?孤独。无休止的孤独。尽管我已经活了100年,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赤 裸裸的遗留在这个世界上。忘记了笑,也忘记了怎么哭。死亡没有夺走我的生命,命运却剥夺了我存在的意义。”——节选自张臣的畅销小说《我当法医那几年》

我拥抱着的张臣,这个男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我知道,他在哭。良久,等他情绪略微稳定之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享受未来吧!还有,介不介意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过去?我很纳闷,如果你真的永生不死,那么你今年究竟多大了?”

听到我的话,他皱起眉头思索了起来,过了很久他才不确定的说道:“178岁?额,可能还要更大一点。不过也不会大到哪里去。我记得我扎辫子的那年刚好恰逢鸦 片战争爆发,害得我爹把我的十七房太太送回了英国大使馆,妈 的,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姨太太啊!”听了这话我不禁暗暗咂舌,178年是什么概念?够我看遍各国的风景,读完一万本书,拿到30个博士学位了!可是看他的逗比样谁能相信呢?还是说逗比这种生物已经强大到时间影响不了了?从他的身上,我丝毫没有看到一个年纪大的人应该有的智慧和宽容。相反,我曾经不止一次看见过他往得罪他的人的杯子里吐口水。

他看着我怀疑的目光,不由的苦笑道:“老大,我的不死之身没你想的那么吊,我也不是都敏俊。相反,这对我而言更像是个诅咒。”听到这,我彻底的崩溃了。我 草,别人不是愁死前花不光钱,就是愁生命太短赚不到钱,眼前这货却将不死当诅咒。妈 的,我想不光是我,全天下的人都想被诅咒一下试试啊!

看着我郁闷的眼光,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苦笑着说道:“世界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十全九美也没有。相反,活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生命里的支出与收获是对等的。就拿学生来说,一个学生在有效率保证的情况下,他看书的时间越长,做的试卷越多,那么他学习好的概率就越大。放在我身上,这个理论就更加明显了:我虽然永生,但是每过50年,我就会陷入沉睡,沉睡的时间大概是100年左右。而且每一次苏醒,刚开始我整个人都会很迟钝,脑子也转不过来,要过很长一段时间,我才能慢慢想起过往全部的事。至于无线重生这件事吗,呵呵,我虽然死了之后可以复活,但是我的痛觉神经,好像要比你们放大了二十倍。就算是不小心割破了手,都有可能让我直接痛到昏厥。”我沉默的看着他的脸,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我也是去年才慢慢想起这些来的。当时我还觉着一切只是我臆想出来的,我想起了我以前藏了一些私房钱,打算挖挖看,结果这么一挖我他 妈就成了千万富翁。我这才敢相信这不是一场梦,我是真的又活了一辈子。靠着这笔钱我进了一个医院,买了份毕业证和身份证,给领养我的老头留了一大笔钱后我就跑到青岛去找我的后人了。他 妈的没想到我还真找到了!我本来想进去认他们的,结果却被一个胖子给揍出来了,差点没砍死我。白飞,你能想象这件事究竟有多操 蛋吗?嗯?那群小兔崽子对着我的牌位好吃好喝供养着,却把他们真正的祖宗给打了一顿。这种操 蛋事,能信吗?肯定是老四留下的种,当年数他最调皮!”我已经彻底傻了眼,直到手中的烟燃到了手指才慌不迭的把它丢掉踩了几下。

我一边吹着手指,一边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张臣沉默着吸了几口烟,狠狠地把烟蒂扔到地下踩死后,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我讨厌这种感觉。这让我感觉自己是个怪胎。本来我最想做的事是想找个漂亮的小妞,天天跟她了理想,要是有一天无聊了我们俩就生个孩子玩。我想当一名作家,可是我不会写作,我写不出来。”

他紧了紧披在身上的毛毯,落寞的说道:“我想关于我不死这件事情,已经有人知道了。那个医生临死前打了个电话,我听的到他好像想把我卖掉。想想吧,一个身藏永生秘密的人,究竟会有多大的价值。呵呵,我甚至不敢打电话给警局,要是我被抓到了,恐怕实验室就是我永久的归宿了。世界上没有人会同情我,相反,我觉得他们肯定会认为我想为全人类多做出一点贡献。尤其是那些临死不远的老头们。白飞,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就算你把我卖了,知道我能给你带来这么一大笔钱,我想我心里也会多少有点安慰。”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我忽然有些心酸。“傻 逼,说什么呢你!放心吧,就算明天s市的人全部出动,只要你站在我的身后,我就敢包你没事!还有,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难道说是你复活以后直接出现在他家门口外了?”听到这,他忽然扯掉了身上的毛毯,满是惊恐的说道:“我 草!我 她妈的差点都忘了!白飞,那只鬼没死!王猛的那只鬼,是它杀死了医生....”

“噔噔噔”敲门声响了起来,我俩的表情凝固了。

王猛身边的鬼有两只我很熟,一只是外表酷似人类壮汉的阿力,一只是面目狰狞的小鬼,那天大战过后,我看见活着回来的是如霜也就没在意,难道说它们两个也没有死?或是只死了一只?此刻,敲门声越加急促了。门微微的晃动了起来。

我站起身来,对张臣做了个“嘘”的手势,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此刻已经是早上五点了,我蹑手蹑脚的走向了门口,此刻敲门声忽然停了下来。我楞了一下,还是将眼凑到了猫眼上。下一刻,我全身的寒毛都炸了。

门外,赫然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