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梦魇启示 > 详细内容

梦魇启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黑暗,无边的黑暗,黑暗中孤零零的站着一个人,看不清容貌,却能感觉他大嘴巴在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压抑,无边的压抑,黑暗中那人的感受让孟阳感同身受,他张大嘴巴,却无法呐喊,无法呼吸,他明知道是梦,一次次挣扎,醒了,仍旧是在梦里。

一个小时,仿佛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卧室里的灯亮着,孟阳再也无法入睡,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孟阳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公司上市前,孟阳的名字虽不是声名赫赫,那在青阳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公司上市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公司的市值已经翻了几番,做为公司的老总,孟阳的名字在青阳已是如日中天。

财富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孟阳的烦恼也越来越多,他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注意自己隐私,因为也许是一个小小的不经意间的举动都可能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渐渐的,孟阳又失眠了,黑眼圈越来越重,梦魇,一个反反复复的梦魇让孟阳心力憔悴。 失眠对孟阳来说,算是老毛病了,公司上市前,只要遇到重大决策,他一准失眠。

那时候,孟阳失眠了治疗起来也很简单,只要找自己的心理医生谈谈心,解开心结释放压力,也就好了。

可是现在,孟阳不能那么做。孟阳明白解决失眠的方法很简单,如果要把风险降到最低,他最好是找一个毫不相干的,彼此不认识的心理医生倾诉一番。

于是他驱车来到了距离青阳五百多公里的一个偏僻小镇上,五百公里是孟阳心理上的安全距离,他相信再这里一定不会有人认识自己了。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下车时他还是穿上了最普通的衣服,还戴了一个长檐帽。

果然,孟阳发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没有丝毫异样的目光注意到自己,他可以放心的寻找心理医生了。

心理医生这个行业吧,说冷也冷,说热也热,要在一个镇上找到心理医生那也是碰运气的事情。好在孟阳也没打算在这里一定能找到心理医生,实在不行再走一个镇子是了,反正现在公司有专门的理财团打理,自己有的是时间。

夕阳下,挑着青菜叫卖的小贩,讨价还价的乡下妇女,追逐打闹的孩童,构成一副祥和的风景,孟阳不急不缓的走着,他甚至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这里的一切都让孟阳感到放松,不知不觉间,他穿过了一条又一条巷子,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二层小楼,二楼的窗户旁支出一块歪歪扭扭的广告牌,上面写着东明心理诊所。

小楼很破旧,广告牌也很破旧,上面的字体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小楼外是高挑的栅栏,生锈的铁门,铁门从里面反锁了。

缘分,这一定是缘分,孟阳站在铁门外,背靠着一根电线杆,透过栅栏向里张望,他希望这个诊所的医生还在,可是栅栏里面除了昏暗的窗户什么都看不到。

“里面有人吗?有人吗……”孟阳喊了几声,伴随一阵吱吱嘎嘎的开门声,院子里出现了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

“你是?”中年很是错愕,看着带着帽子的孟阳。

“喔,你好,我叫李阳,看到你这里有打心理诊所的广告,请问这诊所还开吗?”孟阳搓着手说道。

“你是来做心理咨询的啊,开,当然开,我就是心理医生,快请进。”中年人露出憨厚的笑容,打开了铁锁。

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几盆水仙花并排在阳台下,盆里的水仙花早已枯萎了,院子中央的石桌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孟阳看到院子里的情景,不由得皱了皱了眉。

“额,这是乡下,不比大城市,我闲来无事学城里人种了几盆水仙,却怎么也种不活,后来就索性不管它了,您可别嫌弃啊。”中年人不好意思的陪着笑,随手关上了门。

孟阳点点头,没有说话,不知为何这里的气氛让他觉得有些压抑。

中年人快步走到前面,推开门打开灯。黑白相见的地板,朱红色的木梯,咔咔作响的老式钟表,朦朦胧胧的油画,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厚重静谧。

“您看我这里面装饰还可以吧!”中年人似乎对自己诊所的布置很是自豪。

“嗯,不错,没想到在这个小镇上还有这么讲究的诊所,真是难得。”孟阳赞许的点点头,这里的布置确实讲究,给人一种很强的心理的暗示。

“喔,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东明,陈东明,是这家诊所的心理医生,也是唯一的心理医生。”中年人伸出手主动介绍道。

“李阳,幸会,幸会。”孟阳伸出手不动声色的握了一下。

“楼上请!”陈东明微微一笑。

“吧嗒”“吧嗒”“咯吱”“咯吱”,皮鞋踩在木质的台阶上,明明发出清脆的响声,听起来却又显得沉闷。

台阶尽头右转,是一扇朱红色的木门,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三个黑色的大字,咨询室,咨询室的旁边是一扇同样的门,却上了锁。


12下一页

“我们就在咨询室坐一下吧,请跟我来!”陈东明抢先一步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昏暗,特别是在楼下昏黄灯光的掩衬下,昏暗愈发浓厚了,站在门外孟阳嗅到了一阵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啪”的一声,灯亮了,那是一盏摆在桌子上的黄色台灯。

“李阳先生,您是喝茶还是喝咖啡?”陈东明待孟阳坐下后,客气的说道。

“随便,都行。”孟阳无所谓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片刻。”陈东明转身出去了,门外又响起了“吧嗒,吧嗒”“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个柜子,一个桌子,两把椅子,陈东明走后,孟阳开始打量房间的布置。柜子是老式的书柜,分上下两层,上面一层镶着玻璃,可以陈列一些摆设。

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摆着一块块荣誉证书。难不成自己误打误撞找到的这个心理医生还是什么名医不成?孟阳心中不禁有了些许担忧,他站起身决定看个明白。

“西北医学院 特授予陈东明同志 心理学、临床医学皮肤科双重博士学位”

“北京医学研究会 特授予陈东明 同志 心理大师 荣誉称号”

……

孟阳的目光从一块块荣誉证书上扫过,越看越是心惊,这个陈东明看起来和自己年级不相上下,却取得如此多的成就,真是人不可貌相。

就在孟阳伸出手,想要拿起那些证书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呵斥,“别碰它们”

孟阳吓的一哆嗦,陈东明不知何时已经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站在了他的身后。

“对不起,我只是好奇,没想到陈医生真是……”孟阳惺惺的收回手坐到自己的椅子上。

“没关系,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可以和我说说你来的目的吗?”陈东明的脸色有些阴沉,显然对孟阳擅动他的东西很是不满。

“是这样的,我最近经常做梦,反复的做同一个梦,梦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孟阳捧着咖啡,缓缓的说着。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相由心生,梦也是一种心理暗示,这很正常,告诉我你都梦到了什么?”陈东明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轻叩着,发出轻微的“嗒嗒,嗒嗒”的声音。

“我梦到有个人被困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伴随着“嗒嗒,嗒嗒”的敲击声,孟阳的眼皮越来越重,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

陈东明看到孟阳的表现,满意的点点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孟阳”

“你的年龄,职业,爱好”

“我今年三十五岁,是宜家塑胶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喜欢看书,打高尔夫”

……

两个小时后,陈东明合起手中的笔记本放到衣服口袋里,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出了门,随后推着一辆轮椅走了进来,孟阳双眼紧闭,任由被放到轮椅上推了出去。

咨询室旁边那扇上锁的门已经打开了,洁白的灯光照在雪白的墙壁上,亮的刺眼。

如果孟阳还能睁开眼的话,一定很吃惊,不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医疗器材,房间中央是一张手术床,各种手术刀工具应有尽有。

真是忙碌的一夜,“孟阳”伸了个懒腰,放下手术刀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脸。

天亮了,小楼内走出两个人,一个是孟阳,一个是陈东明。

“记住,我是孟阳,你叫陈东明,是我从三石镇上请到的私人心理咨询师。”

哐当一声,铁门又锁上了,脚步声渐渐远去。

巷子里静悄悄的,门口的电线杆上一张白色的广告布在风中咧咧作响,上面写着:

“警 告

因本人患上严重精神分裂,无法再为大家提供心理咨询,即日起东明心理诊所关闭,生人勿近!!!

陈东明 亲告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二日”


上一页1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