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他看见了什么 > 详细内容

他看见了什么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我叫老小虎,一个曾经的精神病人的护理员。

护理员每天的任务就是哄精神病患者安静,让他们分清真实和幻觉。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精神有问题才会出现幻觉,绝对不会有鬼的存在,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情,就让我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我今天的患者叫谭磊,跟家属简单了解下他的情况。

谭磊说他自己经常能看见有人跟他说话,而且那人他不认识。

没打过人,没有暴力倾向。

对于没有暴力倾向的患者我就放心了,要是被他们打了,这让我上哪说理去。

“你好,我是你的护理员,这几天由我来照顾你,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我在谭磊的病床边说。

他二十多岁还是个小帅哥,看样子挺安静的。

我伸手摸了下谭磊的额头,又顺着额头摸到了脖颈,这是我做护理员的习惯,能很快的拉近彼此的关系。

“你让他走行么?”谭磊坐在床上指着自己对面说道。

我看了眼他指的方向,一个人也没有,这是他的幻觉。

我伸手按住他的后颈,让他不那么紧张,更好的配合我。

“谭磊你先休息,我让他滚蛋。”我说着看向谭磊的对面说道:“他要休息了,你走吧。”

现在不是否定他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他,并且取得他的信任。

“谭磊你先睡一会,我把他赶走的。”我的语气既轻又慢,能让人放松。

谭磊点点头如释重负,躺在床上安静的的睡着了。

谭磊的父亲对我说道:“还是你有办法,他在家已经三天没睡了。”

其实这道理很简单,这样的患者通常纠结于别人不相信他的话。

你越是说没有,他就越不安心,我抚摸他脖颈给他安全感,又赞同了他的幻觉。

他对我很放心,所以才能安心睡觉。

我对谭磊父亲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不要大声说话,要是这时候谭磊被吵醒了,那将是我未来几天的噩梦。

“他能好好休息,病就好的快了。”我语气很轻,并且一直在旁边守护着谭磊,生怕他突然惊醒,然后做出点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谭磊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大喊道:“他来了,他来了!”

我脑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知道完了。

未来的几天他不会再信任我,也许会千方百计的给我制造麻烦。

这就是精神病人的症状,自己不信任的人会想尽办法排斥他。

“谭磊冷静点,深呼吸,我马上让他走啊。”说完我假意的看向一边骂了句:“赶紧滚蛋,别打扰我们睡觉。”

如果有陌生人看见的话,绝对会认为我是精神病患者。

好在这里除了谭磊父子以外都是些熟人,这让我放开了不少。

我曲着手指慢慢的梳理谭磊的头发,一直到脖颈处,这能缓解他的紧张,让他更放松一些。

“哼,演技真好,都能去拿奥斯卡了。”小护士倩倩小声嘀咕道。

我懒得理她,慢慢梳理这谭磊的情绪。

“谭磊深呼吸,慢慢来,我在这谁也不敢来,深呼吸,对深呼吸,很好,慢点别着急。”我的声音又轻又慢,谭磊很快情绪恢复了平静。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不知道说了多少便深呼吸,谭磊才慢慢睡着,我早就口干舌燥了。

谭磊父亲递给我瓶矿泉水道:“哎呀,小虎呀,可真难为你了,这事没有耐心还真不行。”

我猛喝了口矿泉水,这两个小时渴死我了。

不得不说他是我最难处理的一个患者,谭磊父亲看天色黑了说道:“小虎,那就辛苦你了,我家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看见了我的本事,又看见儿子安静的睡着。

谭磊父亲放心了,其实我也放心了,只要家属走了,患者在闹医院自然有的是办法处理。

我刚才的办法,也不过就是做给谭磊父亲看的。

不过一直到吃晚饭,谭磊都没有醒,我根本不想吵醒他,静悄悄的把饭菜打来给他放在床头。

做好这一切,我搬了把椅子坐在床头假寐,睡觉对我来说现在是奢望,只要谭磊能老实的睡会我就谢天谢地了。

“小子,下回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我猛地惊醒,还好谭磊睡的很香。

“怎么这么冷呀。”我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披上衣服。不对,这冷不是天气的事。现在是六月份,正是穿短袖都热死人的季节呀。

我的身上开始感觉出异样,似乎一双手在抚摸我的脸。

突然就听见“啪”的一声,我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看看谭磊睡的很香,赶紧照镜子看看,脸上出现了五根清晰的张印,这特么是有人给了我一巴掌呀。

“小子,给我记住,下回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我不知道从那发出一阵声音,四处张望。

在精神科,胡说八道的患者很多。冒出一两句阴森恐怖的话根本不稀奇,我以为是那个患者醒了。

可是找了找,没有呀,都睡的好好的,刚才说话的人会是谁呢?

那声音沙哑、阴森就像一根针刺在喉咙里,就算精神病患者有幻觉,也不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呀,我的冷汗瞬间流下。

“这他么谁呀,半夜不好好睡觉。”我站起身看了一圈,随口骂了句。

“啪。”又是一个耳光,我的嘴里有了血腥的味道。

这回我算明白了,我这是得了精神分裂了。

怎么好好的会出现这么怪异的事情,精神科护理员能得精神分裂,哈哈哈哈,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在说最后一次,以后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又是一句话凭空响起,那声音听得我头皮发麻。

不对,这绝对不是精神病症状,我…我这是遇上鬼了,我配合的点了点头。

突然变的更冷了,就连我呼吸都能看见白气。

就在我纳闷的时候,韩磊突然惊醒。

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表情恐惧道:“你别打他,有事你和我说。”

我们这边声音很大,吵醒了几个患者和医生护士,我看他们都呼着白气,一个个冻得哆哆嗦嗦。

“怎么今天这么冷呀。”小丫头倒是激灵裹着棉被就过来了。

“啊…”韩磊一声大叫,仿佛他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等医生触碰到他身体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没人知道韩磊到底看见了什么,但是我却看见韩磊的喉咙出现了米粒大小的伤痕。

“小子,记住我的话,管好你的嘴。”

一道阴冷的风像死神的镰刀,和我擦肩而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