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午夜凶铃——河堤 > 详细内容

午夜凶铃——河堤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thgs.ssmh.cc 收集整理

夏天的夜晚燥热中透着清凉,远处高楼的灯光稍微照射在这黑暗的河堤旁,让刘猜能勉强看到河堤旁的小路慢慢地闲逛,远方就是喧闹的河西南,一片繁华喧嚣,而这个河堤以及河堤后面的村庄,好像一个被遗忘的角落,破败,黑暗,而冷清...

不过也难得的带着几分安宁,刘猜忙了一天,此刻只想安安静静的在这里逛逛顺带当做减肥,今天的河堤似乎比以往更安静,连往常三两个的行人都看不到,河堤边的杂草似乎有点调皮地过了头,漫过了脚面,以至于偶尔还会磕绊着脚,前面的黑暗有一大片阴影,此刻却传来哗啦啦的声响

“可能是条大鱼!”刘猜想到,稍微加快点脚步,想过去看看,经常白天有老人在这钓鱼,此刻或许他能碰到一条傻的,刘猜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河水到河堤也就两米不到的距离,此刻只能看到一团黑暗,好像一个爬动的身影。刘猜一惊,不会有人掉下了吧!

“谁掉下去了?”刘猜试探性问了一句,出于做销售的热情,他立刻开始往下走,河堤跟河面程一个斜角,不过干涸太久,斜面还能踩的住,刘猜往下探几步,伸手往阴影中抓去,他真的抓到一只手,

修长带着冰凉的手紧紧抓住了他,可是他怎么也拉不动。

“姑娘,你是不是被什么缠住脚了,你别急,我抓住你了,不会掉下去了!”刘猜说着急忙从口袋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向下方照过去,只是手电亮起的瞬间,缠住脚的东西没看见,刘猜却觉得头皮发麻,抓住他的哪是什么人明明是一个死亡多时的女尸,泡得发白而僵硬的脸庞,僵化带着黑水的眼睛。。。

刘猜手一抖,急急忙忙连滚带爬的爬上河堤,又跌跌撞撞往远方跑走,也不知道给野草绊了多少次,终于跑到热闹的马路边,惊魂未定的刘猜在明亮的路灯下,找到了几分安全感,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不愿做你........”手机铃声响起,难得的刘猜这么跌跌撞撞跑了一路,手机还紧紧抓在手里,不过此刻看去,手机边角明显磕碰了不像样。刘猜喘着气接了电话,里面是熟悉的周星君大嗓门

“刘店长!你上次那个房主又找来了!非要找你,我跟他沟通他都不搭理我,你现在方不方便过来?!”

“我离店不远,等我十分钟吧!”刘猜恢复下情绪,整理下衣服,开始往店里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走的很不舒服,或许跑的累了吧!

刘猜的店就在河西南清润园,一个黄金地段的老安置房小区,房子是前几天他卖的,不知道卖家啥状况非要找他。从路边走到店里也就五六百米,

刘猜很快就走到店门口,那个卖家很快就热情的迎了出来,想起这个卖家前面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估计有啥事相求。

卖家跟刘猜差不多大,近三十岁,可是人家拆迁分了几套房,而他还是挣扎的咸鱼,刘猜的思绪一闪而过,带着职业的微笑迎接了上去。卖家缪杰看到刘猜呆了一下

“刘店长,你这是咋了?”刘猜才发现即使整理了,身上还带着脏乱。

“哦,刚刚在前面河堤逛逛,摔了一跤!”

“哦!”缪杰眼里闪现瞬间的惊乱,不过很快掩盖了过去。回到店里,周星君为他们倒了两杯水。

“缪总,晚上过来找我,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房子在你手上卖了,后面过户,这个房子房产证上只有我一个人名字,过户我老婆可以不到场吗?”

“抱歉,缪总!这不行,虽然房子没有你老婆名字,但是你老婆是隐形产权证,签贷款的时候,你老婆不去签字,贷款这一关都过不去!”

“那如果买家不贷款,全款了?”缪杰追问道

“全款是可以的!但是您的买家情况你也知道,刚需两个年轻人,首付都困难,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付给你!”

“那你帮我沟通沟通,看看他们能不能借一借,房子价格这一块我可以让一让。”

“我可以试试,但是你也知道,这很难,您能告诉我能让多少了吗?”

“房价180万,我再让10万,只要他不贷款!”

“好的,我尽量沟通试试,估计希望不大!”

“请你一定帮忙,只要可以,我可以付你额外的好处费.......”送走这个大晚上跑来的业主。

“这个业主咋了?前面跩的和大爷一样,今天跟孙子一样”周星君看刘猜送走缪杰,过来问道。

“谁知道了,估计婚姻关系家庭变故吧!”刘猜说道

“咦!你这后面怎么了?”说着,周星君一只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刘猜发现他的西服上有个深深的手印,周星君刚好手按在上面,只是这个手印很修长,周星君的手并不能按满,此刻上面还有湿湿的水迹...

刘猜看着西服上深深的手印,响起晚上河堤上惊魂未定的一幕,再次心有余悸

“关店吧!这都快十点了!”刘猜陪着周星君把店关了,一个人往回走,为了工作方便,他就在附近小区租了个合租房,也就步行十来分钟的路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身体很沉,以至于走的很慢,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昏黄的路灯下,他的身后一直留下一道淡淡的水迹。刘猜今天花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小区门口,他冲着看门的张大爷点了点头,张大爷跟他也挺熟,直接帮他开了小区门,这个小区入住率还不高,小区里还很冷清,甚至有的地方路灯都没有,留下一片片未知的黑暗,像张牙舞爪的恶魔,随时择人而噬……

刘猜的疲惫感越来越强,但想到快到家了,就加快了脚步,当他走进电梯关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年轻的妈妈牵着小女孩走了过来,看着电梯快关了,拉着孩子想加快脚步,可是电梯的门还是缓慢而坚决地关闭着,刘猜善意地按了下电梯,那个年轻的妈妈笑着对他说了声谢谢,刘猜点了点头,可是一进电梯,那个小女孩就一直哇哇大哭,不管她妈妈怎么哄都没有用,刘猜瞬间有点心烦意乱起来,真后悔自己该不该多事,好在刘猜到八楼就下了,而他们到14楼。

刘猜住的是合租房,二房东租套房子,隔很多间分租,赚房租差,南京这个地方,高昂的房租他是消受不起的,不过合租房中。刘猜住的主卧也算最大的房间了,打开门就是个昏暗的过道,厕所灯还开着,不知道又是哪个舍友总是不随手关灯,

“难怪劳资每个月电费都一百多!”刘猜随口吐槽了一句。他推开房门往床上深深地一躺,瞬间有种如释重负感,似乎一天的烦恼负担都烟消云散,或许因为今天太累了,他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感觉他落在了水里,当他惊醒的时候才发现是个梦,而这时候已是凌晨一点了,房门都没关,门外的客厅走道一片黑暗,他坐了起来,觉得手按的床面湿湿的,这才发现他身上和床上都湿透了

“这TMD谁干的!”刘猜瞬间怒了,他好像被水浇了个透心凉。同时他也在困惑,他的邻居他都很熟悉,左边一对小情侣,待人和气,对面一个女汉子早出晚归,小房间一个大姐天天忙着工作,他没得罪人啊!也没拖欠房租啊!只是没时间干想,他不得不把湿湿的被子丢下床整理,脱下衣服,一边整理,一边无奈

“这都TM什么事”,一直好脾气的刘猜,今天终究连爆粗口了,整理好被子,洗完澡,躺床上都已经两点多了,刘猜却折腾的睡意全无,不得不翻出手机,来一局王者农药,正当他玩的高兴的时候,

“哒!哒哒,敲门声响起”刘猜打开门,对面的女汉子穿着个可爱的熊猫头睡衣,睡眼惺忪又带着点怒气地看着他,

“兄弟!几点了?叮叮当当搞半天也就算了,在房间能小点声吗!”刘猜连忙道歉,他刚刚玩游戏打的兴起,吼了几声。

“如果不看到她彪悍的一面,我都快觉得自己会喜欢她”送走他的邻居,他无奈地发现他游戏已经团灭,诸事不顺,睡觉!

刘猜醒来的时候,天都大亮,他急忙起来洗涑赶去公司,虽然他是店长,但是店刚开,还是有很多事需要他处理,赶到店里都快中午了,只见周星君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店长!你昨晚捉鸡去了?跟鬼一样!”刘猜照了照手机才发现,也许他昨晚睡的太差,双眼全是血丝。

“不提了!”刘猜想想昨晚的事就窝火,准备推开周星君进店里,可是周星君就呆在门口,一动不动,刘猜没推动,差点撞到他“怎么了?”刘猜发现周星君的眼神不对,转过身看到他后面有个人走了过来,这个人蓬头垢面,满眼血红……

刘猜转身,看到卖家缪杰双眼猩红,蓬头垢面的走来,明显一夜未睡,且焦虑了一晚上的样子,不用说,他肯定是为了卖房子的事情,可是此刻刘猜也变的焦虑了,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的焦虑,出于职业素养,他对这个合同的履行满是担心,不过刘猜还是收起思绪

“缪总,您咋这么早过来了?!”刘猜带着职业微笑打招呼了,

“刘店长,虽然这会都快中午了,还是很抱歉打扰到你!”刘猜忍住心中的疑虑,带他回到店里的会议室。

“刘店长,请问昨天拜托你问得事怎么样了?买家怎么说?”

“缪总,昨晚太晚了,实在不适合……”

“那这样吧!”缪杰直接打断他“你约他们下午或者晚上来店里谈吧!”刘猜无奈的拿起电话

“喂!吴建,您买的房子卖家有点事想约你谈……”

“已约好,缪总,晚上七点!还有什么问题?”

“我想和你聊下担保公司垫资的事……”

刘猜陪着缪杰谈了一下午,真的奇怪这个看起来一夜未睡的人怎么谈起事情太如此有精神,可是谈的都是合同的履行自己垫资,贷款的事情,晚饭是在旁边沙县小吃随便解决的,一晚上没睡好,此刻又折腾一下午,刘猜困意一波接一波,可是这个缪杰还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刘猜三两口扒拉几口,就告退先回隔壁店里,赶紧咪一会,

“刘店长!刘店长!”刘猜是被周星君叫起来的,

“买家吴建和他对象到了!卖家去哪了?”刘猜看看表,睡了近一个小时,

“缪总不是在隔壁沙县小吃吗?去哪了?”

“不知道啊!刚刚沙县小吃老板还说你们两个没结账,看你累,我先付了!”周星君怂怂肩,无奈到。

“你先去隔壁和附近找找,顺便打他电话吧!我来接待一下买家!”这个吴建总是一个闷骚的发型,配合他对象一副好像欠她钱没还的讨债脸,真是绝配。

“兄弟,今天让你来,是卖家希望您不贷款,全款,或者垫资的事情!卖家意思您介绍付全款,垫资或者抵押贷,可以房子总价优惠二十万……”

“他这么火急火燎催我们来,他自己人了?”吴建对象不冷不热的一句,刘猜瞬间一堵,

“他下午一直在这的,晚上吃饭不知道遇到啥事了,我让我同事催他了!不过这会刚好,我们先谈谈”

“没事,刘店长,我信你,这事我咋觉得有点不对劲!”吴建还是比较信任刘猜,提出自己的困惑,

“这也是我担心的,他虽然愿意让二十万,但我感觉谈到三十万也不是问题,而让到三十万,以你目前的情况肯定是赚的,可是他为何如此,他开始不是说爱人贷款签字没问题吗!”

“那您看?”吴建在这方面比较信任刘猜的专业。

“我们必须弄清楚他产权人情况,否则心里没……”

“砰!”门外一声巨响,配合刹车声和一声哀嚎,刘猜冲出店,只见路灯下一个披头撒发湿漉漉的身影死死压在缪总的身上,此刻,竟然抬起头对着刘猜笑,那惨白的脸配合诡异的笑,渗人又带一点熟悉,刘猜一惊,再仔细一看,缪总腿已经呈麻花状,已经昏死过去了……

刘猜急急忙忙喊人一边报警一边叫救护车,肇事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司机,下了车,跟丢了魂一样,晃晃悠悠虽然要跌倒的样子,救护车警车很快就到,刘猜迟疑了一下,转头对吴建小两口说到“你们先回去吧!现在这情况,做好心理准备!”随后上了救护车。

明基医院是个私立医院,办事效率很高,卖家缪杰很快被送进抢救室,肇事女司机帮忙垫付了医药费,警察正在跟她沟通,

“朱倩倩,二十四,没有酒驾……警察,我不是故意撞他的,当时我正常行驶,突然一个女鬼趴在我挡风玻璃上,惨白惨白的脸对着我笑,我想踩刹车,她却突然冲进我车里,从后面嘞住我脖子,太可怕了!”女司机说完抱着脸颤抖着痛哭

“你先冷静一下!”警察是个中年大叔,看她这样先是安慰。

“你好,我是刘猜!”刘猜走了过去,“我是和兴地产店长,这是我的名片,这个受伤的人房子在我手上卖掉的,他本来想和买家谈点过户事宜,晚上我们在店里等他,等半天没等到,出来就看到他出车祸了。”刘猜主动过去解释事情经过,那个女司机也慢慢平复心情,看向了他们,刘猜同情的看了她一眼,那个女鬼他也看到了,可是他知道,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说了没意义。

“你能否帮忙联系他的家人?”警察问道。

“听说他结婚了,但是他老婆我一次没看到,家人联系方式也没有。”

“那我先去通知他的家人!”警察转身看向女司机

“这期间你就在医院等消息,后面我带他家人过来协商!”警察说要就去安排了,刘猜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司机,清秀的脸庞已经被泪水哭花了

“有的事,说出来没有意义!”刘猜轻轻地说到。

“你也看到了!”朱倩倩激动道!

“那又怎样,谁会信你看到鬼了?只会认为你逃避责任,现在你摊上事了,我这个合同也不知道怎么下手!唉!”刘猜无奈道。听到刘猜的劝说,朱倩倩反而冷静下来了,

“如果他只是骨折,没有生命危险,你主动赔偿,最多拘留而已!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你在这里等吧!”刘猜看着抢救室一时半会没消息,觉得等的没意义,就想先回去了,

“别,你在这陪陪我好吗?求求你了!”朱倩倩瞬间慌了,今晚她受的惊吓不是一般的大。

“姑娘,这……”刘猜头疼了,

“求你了!”朱倩倩实在是不想撞鬼后还一个人呆在抢救室外这冷清的过道。

“算了!”刘猜坐了下来,那我眯会。他昨晚就没睡好,今天又累了一天,只想好好咪一会。他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睡梦中他梦见自己掉进水里,怎么爬也爬不上来,就在他着急的时候,感觉有人在推他,他惊醒了过来,只见朱倩倩惊恐中颤抖地用手指了指医院外面的过道口,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正在那里徘徊,水迹湿了一地

那道披头散发湿漉漉的身影就在过道尽头飘荡着,朱倩倩吓得瑟瑟发抖,刘猜也有点不知所措,

“咔哒!”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只见那道身影突然抬头看了过来,惨白的脸庞带着凶光盯了过来,刘猜头皮发麻,朱倩倩吓的头都不敢抬。

“请问谁是病人家属?”张医生摘了口罩问道,刘猜愣了一下,再回头看去,过道哪里还有身影,好像刚刚都是错觉,只是身边那道颤抖的身影告诉他确实发生过,

“你们是病人家属吗?!”张医生看着他们半天不回话,有点怒意。

“目前我们算是!他的家人车祸后还没联系上”刘猜回答到,

“病人手术结束,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一会转入病房,你们跟着过去!”刘猜点了点头。

缪杰被推出来的时候,紧闭着双眼,可是依然带着几分惊恐,刘猜拍了拍朱倩倩,跟着医生和两个护士一起转入病房,车子推到过道的时候,朱倩倩开始不敢走,刘猜示意他跟在自己身后,他们随后来到4楼402室,一个胖胖的护士给缪杰挂了瓶点滴,并给他安了个多功能心电监护仪。

“病人这一夜需要人守着,点滴没有了按铃!”护士交待完就走了,刘猜看了眼他的工作牌上的名字,杨玲。

“你趴一会吧!今晚你也很累了!”刘猜主动开口,朱倩倩也没推辞,坐在旁边的躺椅上就睡了过去,刘猜开始开始整理这个诡乱七八糟的事情,这个女鬼和他在河堤上遇到的女鬼似乎是同一个,跟缪杰什么关系,他撞见了,缪杰肯定也撞见了,还差点命丢了,朱倩倩也看见了,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期间刘猜请杨玲换了两次点滴,到了第三次朱倩倩也醒来了。看着护士杨玲换了点滴,

“要不你睡会吧!我这一闭眼都是噩梦!”朱倩倩开口,刘猜看她满是血丝的双眼,有点不舍

“啊!”

住院部过道外突然一声惨叫!听着声音,有点像刚出去的杨玲的,朱倩倩一惊,抓着刘猜的手不敢松开,刘猜安慰了朱倩倩,示意她不用担心,随之走到病房门口,刘猜出来的时候,其他病房也有人出来张望,刘猜看到护士杨玲倒在过道中间,好像就是刚刚给缪杰换完点滴回去的时候,有个护士站在附近,不敢靠近,刘猜示意朱倩倩看着缪杰,自己走了过去,杨玲趴在过道上,脖子呈180度扭转,已经死了,眼睛睁的很大,周边一大滩水迹,好像杨玲掉进水里一样,刘猜蹲下来查看,只见杨玲对他诡异地一笑……

一个刚刚才认识不久的护士,就这样脖子呈180度惨死,那瞬间的诡笑像是错觉,刘猜稳了稳心神,对闻讯赶来抢救的医生摆了摆手,让他们等警察来处理,张医生来到刘猜身旁,仔细看了下死去的杨玲,当看到她身上浓浓的水迹,脸上满是阴霾,

“等警方来再处理吧!”张医生开口,“麻烦刘先生一会配合下警方!”

刘猜点点头,回到了病房,朱倩倩看到刘猜进来,吓了一跳,这个姑娘连续的惊吓让她犹如惊弓之鸟,刘猜摆摆手,

“你好好休息吧!”朱倩倩终究忍住了出去张望的冲动,坐在椅子上休息,刘猜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缪杰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切跟你什么关系?”刘猜真的很想质问缪杰,但一切现在都不可能,后面医院换了个瘦小的护士,刘猜留意她工作牌的名字――刘小清,他的本家,不过这个护士似乎跟胆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根本都不看他一眼,天快亮的时候张医生过来叫刘猜,刘猜手指了指缪杰的点滴,和好不容易睡去的朱倩倩,张医生示意他放心,刘猜出来后,张医生轻声对他说,

“我安排个护士照看他一会!”

医生办公室,中年大叔周警官今天带了个助手,进来的时候听他叫小孙。刘猜简单说了下经过,

“你是说她从你们病房换完点滴,不到五分钟突然死亡?”周警官怀疑地问他。

“是!”刘猜简单答到,

“你当时怎么确定她就是死了,当时护士不敢靠近,我过去看到她的头呈180度靠近胸口,这样怎么可能还活着?”刘猜回答到。不知道为什么,周警官似乎对刘猜很狐疑。

“小孙,你先送刘先生回去,另外让朱倩倩过来一下!”刘猜无奈耸耸肩,就回去了。

病房里,刘小清还在病床旁,朱倩倩还在睡觉,刘猜无奈的摇醒了朱倩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孙就直接要求带她离开,刘猜瞬间有几分生气,不过他没说什么,拜托刘小清继续照看,直接睡觉了,他太累了!

等刘猜醒来后已是傍晚,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手脚,病房内的灯光有些刺眼,肚子瞬间感觉很饥饿,刘猜才发现病房的人很多,朱倩倩,周警官,他的助手,张医生和一个新的护士,估计前面那个护士下班了,刘猜起身,

“你醒了!”朱倩倩挤出微笑,

“这都几点了,我去吃点东西!”刘猜准备出去,

“刘先生,还请你不要离开,想吃什么,小孙可以帮你去买!”周警官开口了

“你什么意思!”刘猜火气瞬间上来了,

“杨护士的死,在场的人都有嫌疑,在没有排除你的嫌疑前还请你配合我的工作,不仅仅是你,张医生,朱倩倩,以及几个值班护士,都不可以离开!”周警官义正言辞的说道。

“好心一场惹了一身腥!”刘猜瞬间跟头疼,

“快餐!加个鸡腿吧!”小孙出去买快餐了,刘猜思绪开始冷静了下来,

“周警官,他的家人联系上了吗?”刘猜问道。

“他妻子失联了,唯一的舅舅拒绝管他的事。”朱倩倩和刘猜听到他妻子失联,都对视了一眼,

“我可以看看他妻子的照片吗?”刘猜说到,

“不可以”周警官直接拒绝了。刘猜对着朱倩倩耸耸肩,这个确实不符合警察规定。

“按病人目前的状况,应该今晚就可以醒来!”张医生为缪杰做了检查后说到

“我回我办公室休息了,有事情随时叫我!”张医生对周警官说到,周警官点点头,算是默许,小孙很快买了快餐回来了,刘猜懒得管其他事,直接先大吃起来,刘猜饭还没吃完,就听到又一声惨叫!

刘猜饭才扒拉两口,正想和这个叫小孙的警察聊两句,惨叫声就响起了,这个叫声嘶哑而冗长,周警官听到叫声就冲出去了,刘猜和小孙随后跟上,朱倩倩想跟上,被刘猜回头制止了,当刘猜和小孙冲到声音的尽头,医生办公室,

只见一道湿漉漉的身影悬在张医生头顶,披头散发看不清脸庞,两只细长的和爪子一样的手,将张医生的头慢慢往下拧,刘猜和小孙到的时候张医生脑袋已经呈90度了,张医生七窍流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住手!你是什么人!”周警官靠近怒吼出声,刘猜觉得这场景有点滑稽,那道身影并没有因为听到周警官的声音而停止,张医生的头继续往下拧,七窍的血已经开始和水柱涌出来了,周警官持警棍往上抽去,只是那道身影一抽一个空,不过那道身影抬起了头,像周警官看了过来,那是一张特别长且被像是被水浸泡的发白的溢血的脸,小孙第一次见这场景,吓的直接坐下了,

“刘先生,我突然明白你为何会问缪杰先生妻子的照片了。”周警官说完,一咬牙,继续挥起警棍往上抽,可是那个落水鬼一只爪子直接抓住了,那细长的爪子抓住后警棍纹丝不动,周警官怎么抽也抽不动,周警官还没反应过来,另一个爪子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师傅!”小孙爬起来想冲过去,周警官对着对他不停的挥手示意不要靠近,那个爪子卡的周警官,他的脸一片涨红,

“小……孙,这个……案子……必须……你……结!记……住,这……世……上……没……鬼的”随后看请求地看了刘猜一眼,脖子就断了,落水鬼拧断周警探脖子后,又一爪子排在张医生脑袋上,像拍西瓜一样直接拍的稀烂,随后直接往窗外飞去,快出去的时候,那惨白的血脸还对刘猜笑了一下,随之消失在夜空。

“刘店长!他醒了!刘店长!”刘猜一边拍拍痛哭的小孙,一边制止靠近的朱倩倩,通知警局来处理吧!我们先去见见那个醒来的人,小孙抹抹眼泪,一边给警局电话,一边跟着刘猜往病房走。缪杰已经醒来,茫然地看着病房的屋顶。

“我们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也有很多事情想对你说,不过在这之前,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想对我们说?”刘猜忍住心中的怒气,平静的问道。

“我……害死了我的她……”缪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手术后的疼痛,颤抖地说到,

“她来复仇了,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了!谁都不知道下一个是谁!”刘猜说到。

“什么?”缪杰吓地想爬起来,只是似乎是徒劳,而且牵扯伤口,痛地满头大汗。

“把你压的爬不起来被车撞的不是她吗?”刘猜问到,

缪杰无奈地点点头。“真的很抱歉,不过请给我点时间静一静!我会给你们答复!”缪杰此刻颓然的躺在床上,不想说话,刘猜又气又急,小孙没有说什么,出去和警察局来的人解决办公室的惨局,刘猜努力地把怒气控制住,躺在椅子上休息,只是他这个脾气很难睡得着了,朱倩倩唯唯诺诺地看着这一切,没说啥

刘猜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好好休息,终于在很久后勉强迷迷糊糊睡着,睡梦中感觉有人在叫他,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感觉眼前有道身影在飘,那身影很飘忽,他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才发现那个落水管正抱着朱倩倩往窗外拖,朱倩倩死死地抓着缪杰的病床,刘猜立刻过去抓住朱倩倩,可是那道身影力气太大了,刘猜抓不住,朱倩倩也快脱手了,缪杰还盯着这道身影,呆住了,“你和王八蛋还不想办法阻止他!”刘猜急了。

“小丫!”缪杰喊了一声,那个落水鬼一呆“放过她吧!对不起!是我错了!带我走好不好?!”缪杰泪流满面。落水鬼停了下来,刘猜拉着朱倩倩躲到一边,只见缪杰张开双手

“带我走吧!”那道身影慢慢得飞到缪杰上空,将他拥抱……

当孙警察过来的时候,刘猜和朱倩倩昏倒在病房门口,满屋子的水迹,缪杰的病床一直往下滴水,缪杰已经没了气息……

后记:微热的下午,和兴地产会议室,“出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我们现在必须面临问题产权人死亡,我们可以起诉法定继承人履行合同。。。。”刘猜努力的安抚吴建和他女朋。“刘店长,你女朋友找!”周星君敲了敲门,打断了他的谈话。“我女朋友?”刘猜一脸懵逼。随后走了出来。阳光下朱倩倩那一头如水的长发披散箭头,正拎着一个文件袋微笑地看着他,“这是缪杰的委托书,房子全权交给你出售,所售房款一半赠予你,一半赠予他唯一的舅舅,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